忍者ブログ

生きる事は愛する事

儚く舞う 無数の願いは  この両手に積もってゆく

2017/11    1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这中秋过节的时间浪费得真开心(喂

* 我绝对是又写了那种 写完不知道要丢哪儿的东西了
* 请叫我起名无能帝
* 好久没写字了 一如既往的糟烂……或许意外的雷人……

是说……其实现在真幸在我心目中是一个很幻灭的CP。原作以外,好像各种我会喜欢的SY的相处模式都在大家的雷点上。具体的也不说了……(牛泪
不过我觉得米增绝对是很治愈的啊啊O口O
这样治愈的又真的有一腿的米增是怎样被我搞得这成这样各种捏造的糟心……

(慎入


[兼崎+增田] 砂糖之海

拍手[0回]


09年的春天,立海2代的甄选有了结果。粉丝对初代的印象很好,造成了各种压力的堆积。八神莲和小野健斗往电视剧和映画俳优的方向发展了,将不再出演原来的角色。新的役者还没有公布写真和cast comment,下面的激进厨们就想举牌求降板。

会是很辛苦的一个人吧……那个时候兼崎还没有见到增田,站在前辈和将来的相方的角度,已经开始为他担忧。

兼崎一个人上了DL6DVD出来的时候看了看,自己都为自己觉得冷清。说没有寂寞,肯定是假的。

实际上,是比粉丝还要难以脱开初代团队笼罩过的余荫。那个时候他和八神能在后台把头挤在一起,八神往他的嘴里丢寿司,摄像机对着他们,带着不含恶意却低俗市侩的期待。无论台上台下,都像一对腻味夫妇了。和新的幸村役也要变成如此的关系……想到有这样的可能,兼崎就觉得背后很冷。这是在初出茅庐的06年怎么也不得体会的滋味。

无论过于亲密还是过于疏远,都会引起各方的无端揣测。想要在这样的环境里维系纯洁的友爱,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又是一桩新的试练。

 

一定会温柔地对待他。就像真田对幸村一样,为他筑起最坚强的后盾。可是,我不会让那个男孩为了在myu生存下去才靠近我。

因为不再需要,也不想要这样的关系。

我是很严厉的哦。

这种想法差不多树立起来的时候,增田俊树已经来上舞蹈课了。安静礼貌又有点脱线的新人。早上会因为蹲着看路边的野猫迟到,跳舞跳了一会儿就脸通通红,并且不敢看镜子。出了大汗不先去补水,大口大口吃雪糕,吃完就闷闷地紧张自己(毫无必要)的减肥计划……休息的时候跟同期的西村和红叶粘在一起,扯都扯不开。青涩得令人发指,却一直和前辈保持着距离。

兼崎用=A=的表情看着他,觉得自己是个白痴。

那些糟糕的习惯是怎样啊!还有他根本没来靠近我!

……稍微有点郁闷。(*´д`*)

 

实际上,是正被朋友带着到处玩,沉浸在“浅草好厉害啊!池袋好厉害啊!新宿像鬼一样厉害啊~~~!涩谷……原宿……呜哇……>A <”的乡下人进城的新鲜感中。这就是刚满19岁,还没有在东京住习惯的新米俳优增田俊树。

原本的志愿是做声优,却误打误撞地参加了舞台剧的甄选。没有非常出众的容姿,只是一个清秀而且纤细的小孩而已,内敛得看不见感情起伏。说实话,不是能成大明星的料子,也不是粉丝们心目中可以担任重要角色的形象。监督助理被他清澈的嗓音吸引,问,“变声期过了对吧?”,增田用平静的点头来作回应了……这才决定把他留下来。最后以他来担任幸村役而定局,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基础练习进行了有大半个月,2代的新人们还是挤在一起进进出出。兼崎隔三差五地和马场或者中河内一起吃饭喝酒,也不见后辈来找自己,逐渐变得有点纳闷。那边厢的增田他们和前辈发生的对话通常就是:

“中河内前辈,我想请问……”

“叫masa就好了。”=.v =

“嗯前辈……碰到忘词了或者突然跳不来的状况怎么办啊?”

“当场想个台词,手脚乱动动。还有叫我masa。”

“……masa前辈……”

massu……!你再不坦率点叫我masa或者masa酱之类的话我就要生气了!”

“嗯、嗯masa……masa桑!”>_<|||

“……”=.v =b

…………

第一个开口用昵称叫兼崎的是山冲。增田背着手跟在他后面跟着喊“兼酱~”,绽开让人拒否不能的清爽笑脸,眼睛弯弯地看着他。然后西村和红叶和户田也排着这么喊。(幼稚园大班的小朋友向担任老师道早安的状况= =

尽管是这样……兼崎也开心得就差没有原地转圈了。旁边的人一概懒得吐嘈这种情形。

当天下午休息的时候,马场摊手摊脚地歪在场边喝饮料。西村悄悄地和增田咬耳朵说,“看到这个样子,好想直接冲上去喊‘BABA~’噢!”,于是增田就不假思索地对着他喊了声“BABA!”……

马场一呆,决定不要也变成像兼崎一样被小朋友一发搞定的傻冒……然后,就变成了幸村部长土下座向柳生道歉的结果。= =|||

(当然那是前辈开玩笑而已。

两代役者之间终于变得融洽,已经是舞台快要开演的时候了。

 

 

Tenimyu上演到了final match。排练尤其的紧张。上岛先生举着拖鞋在舞蹈间踱来踱去。前辈都时常挨训,新人更是不用说了。监督舞姿的时候,兼崎也有点难以适从,但是用热血笨蛋的吼吼掩饰过去了。

增田站的位置是他的右手边,这不仅仅是“真田的邻位”这样简单的意味。这是大将的位置,立海的前锋,永远在舞台的中央。M1的时候就挨着手冢役,除了座长,没有人能够比他更靠近观众。

比当下任何一个新人的担负都要沉重的压力。

兼崎经常都不愿意去想,想了就要为他感到紧张。增田出错的时候,他也没有犹豫地就对他大喊大叫——被前辈骂总比被监督一鞋底抽过来的好。兼崎的嗓门是大家每天都要见识下的,喷新人个几句,或许也没所谓了。毕竟,这里也不是因为可爱就能够得到原谅的地方。兼崎单方面地不觉得这会影响到彼此的关系。

增田还很稚嫩。虽然看起来很沉得住气,却也充满了任何一个新人都有的笨。忘词了的时候,立刻噎住,连含糊结巴个两句都没有;舞蹈的动作,记牢的部分可以流利地跳下来,记不得的时候,又是呆呆地当即石化。用迷惑的眼神看着大家,把“咦你们演到哪儿了”写在脸上。

失败是不可以的。

尤其是站在一个没有任何遮掩的位置的,立海的王将。

他还没有粉丝群。观众审视他的时候,对上一代的眷恋和对新人的苛刻,不会有丁点保留。上岛先生说,你不能有差错。因为任何一个差错都会把你所有的优点变成无可挽回的缺陷。

上岛先生永远是对的。

增田君一出错,大家都很想捂脸。

 

距离公演的时间不长了。排练到一半,监督过来溜达。夏公演没有幸村的solo,当时只是轮到他的歌词而已,增田紧张得双目无光……所幸还是顺利过去了。大家的神经都绷紧着,并没有非常在意。

休息的时候,这个孩子像小动物一样蜷起四肢靠在墙边,有点虚脱的样子。

Mio酱……我觉得我大概是没有运动神经啦。”T3T

“哇讨厌,我也没有耶怎么办!”红叶靠过去捏他的脸。

“我看我也是啊。”西村也跑过来扯皮。用切原赤也的小痞子气说话,“部长我们一起罢工好了。”

“你们………………不可以认输!”<●><●>

三个同期滚在一起,终于为彼此找到了一点治愈。

比起部长和部员的关系,同伴之间还是亲密得多了。没过多久他们就忘记了方才的余悸,对着手机摆各种pose,拍傻乎乎的尽暴露自己缺陷的照片,讨论怎样化妆才能让眼睛看起来大点儿……

 

得到了同伴的鼓励,增田站了起来,极力抹消打退堂鼓的想法。在没有人看见的角落,一个人握紧了自己的拳。

 

 

公演一丝不苟地进行着。

严苛里也夹杂着温暖的环境,还有像打桩一般狠狠地凿进自己脊梁的的觉悟。在这样的氛围下,夏天不知不觉地过去。舞步从笨拙变得熟稔,眼神也逐渐锐利,增田的台风开始成熟了。

夏公演back stage的录像开拍之后,上头捉摸了许久,original cast被叫去谈话。当天晚上,马场和中河内把增田拖出去吃饭,一左一右夹着他叮咛:massu你不要躲镜头!在花絮里不露脸的话是不会有人气的,听见没!还有给我多吃点~~~

……

原本应该是理所当然地交给兼崎去做的工作,却特地地将他绕开了。后来喝酒的时候,兼崎才听大河元气这么说起。一时间,他不知道高层是什么意思。

思想工作却很有作用。

摄像机过来的时候,增田不再溜走了之。学着对观众搬公式辞令,用变成幸村来对镜头坦诚。年纪轻轻的男孩身上,开始沉淀出清隽的大人味。花絮的摄影师被上面打过招呼,要的不是那种保守的美感,依旧到处跟踪。得到了很多幸村和丸井或者赤也在一起滚来滚去摸来摸去的片断之后,总算是满足了屏幕另一端的恶趣味。

兼崎也看到了这一切。因为认识这种复杂的滋味,抵触感被看穿,反而让他又失去了一次靠近增田的机会。增田却并不知情,觉得是自己不讨喜欢。到现在还不会单独来约他吃饭,总是拖着山冲或者红叶一起才敢来叫他。

隔开了定义为安全的距离,他就这么站在他的身旁。卸下幸村精市的美丽与黑暗,现在与兼崎比肩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男生而已。毫无保留的坦率的笑颜,像溪流一般澄澈的声线,敬慕的目光里带着平淡的喜悦……他既普通,又与众不同,和任何一个朋友或同事的关系都不一样。这个19岁的男孩,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兼崎健太郎的相方。

从这一年的早春到深秋。他发现自己几乎就要忘记这件事。

 

东京的冬天快要降临了。一小撮独居的男生开始感冒,戴着口罩呼哧呼哧地来排练。乐屋暖烘烘的,空气里混合着香氛和汗水的气味,好像一直停留在中三的夏。

 

 

增田俊树坐在地上看新发下来的台本。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终战的冬公演,他要和高桥龙辉撑起整个台面。没有学会的那一部分舞蹈,现在想起来还是让他恨不得抱头蹲进墙角里。一个人练习的话,就没有人来指正……决定暂时从跳舞的恶梦里逃开,他对着台本背台词,把对白和歌词仔细地一点一点记下来——这是比较擅长的事。

因为把秋肥当作大敌,有时候会放弃晚餐。结果确实瘦下去了,跑去量体重的时候被看到,紧张地捂住山冲大呼小叫的嘴,拜托他不要告诉兼崎前辈。担心身体憔悴,跑去做了检查,好在的确没事……夏公演结束不到两个月,冬公演就要开始。忙碌的秋天过去之后,必须和家里好好地通话一次,告诉他们今年除夕肯定不能够回家了。来年的生日,或许也要独自在东京渡过。

已经有了工作,而且还上了杂志。开始收到粉丝的礼物,可以和仰慕的前辈坐在一起吃饭——看起来是似乎是变得挺了不起了。可是,忍耐妈妈的唠叨,拿着饭碗追弟弟到处跑,钻在暖桌里剥着蜜柑看红白,在家人和朋友的祝福里吹灭蜡烛……那些以往无限平凡的事,在看起来很了不起的当下,却一样都做不到。

每天要出两公升的汗。一直被舞蹈老师骂。晚上背着台词直到睡着。

……啊。不能够全数想起来。

那些孤独和难堪,请变成力量吧。

 

兼崎从事务所折回来取落下的录像带。时钟的指针快要指向9点,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楼道的暖气早已关闭了,走廊变得空旷而冷清。走向舞蹈室的时候,却发现乐屋的灯依然亮着。

干净瘦削的轮廓和清澈的嗓音。他马上知道了那是谁。

增田的手里拿着谱子。已经背到了中后段的歌词,那是将来要和高桥对唱的部分。他在灯光下抬起头的动作像一个缓慢的分镜,上遣的目光仿佛来自深海之底。从举手投足间弥漫开奇异的魔性,原本未熟的秀气,变成了出众的清冷和优雅。

「これは生きるか死ぬかの 真剣勝負

常勝する それが掟

勝つこと、勝つこと、勝つこと……

只是一个片刻,负重感排山倒海地涌上了兼崎的脊背。

浸染了黑暗的荣光。血与泪的羽织。荆棘的王冠。一切都是幸村精市这个名字所带来的沉重。

独自背负着这份重量的少年,已经在重重磨砺下变得如此坚强。

 

兼崎转过身去。他感到不可思议,想吐嘈自己的后知后觉。冬公演主役,增田将要面临的辛苦,此时似乎变成了可以名状的感受,也钻进了他的心底。

开始想嘲笑自己曾经抗拒和误解的事情。这个时候的两个人,已经不会被再次当作公式夫妇来宣传了。

其实也想让他知道。就算关系变得亲密,也并不是为了演戏和制造那些效应。如果增田背对自己,就大喇喇地走过去,把他的肩膀扳过来好了!嗯,那有什么关系呢?他又不是不喜欢我!> <

脑回路很简单的兼崎前辈拿上落下的资料,走出了大楼。然后站在门口给他的后辈打电话,想吓他一跳,然后要求他下来陪自己吃饭——得到了一串忙音。

“啥!居然给我关机!!”==+

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回去。走廊里噼里啪啦的奔跑声已经吓到了增田。

Massu——————————————!!”><

“哇啊啊啊啊啊————怎么是兼酱————!”д|||

两个人撞到了一起。

 

 

2010年三月,立海与青学的终战正在进行。增田俊树在东京过了20岁的生日,终于被前辈带去喝酒。一帮子成年人欺负他的兴致还没有上来,他就醉得直挺挺地倒向旁边的兼崎。

明明只喝了一杯。连酒气都闻不到,生奶油和海洋香水的味道涌进臂弯,分不清是真相还是演技。同伴唏嘘起哄,兼崎笑得只见牙不见眼。

背后响过了陌生的相机快门声。这样的事情,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人都已不再介意。

 

 

END.


PR

開心開心~米增同好XDD

哇~打醬油路過,竟然很難得看到米(兼)增的同人文>V<
雖然Tenimyu增田大米他們已經畢業一段時間了,但看到LZ寫的文還是想要尖叫一下,一直以為沒有人萌米增-_-q
但看到此文喬J感到好開心喔!終於找到同伴了~握爪~其實我只看到LZ你這篇文就很滿足了,因為以前都沒看過米增的同人文XDD
非常喜歡LZ文中的小俊樹,努力又認真,私下獨自一人默默練習,完全是個讓人疼的好孩子,雖然當年他跳舞的底子近乎等於零,但我相信他參加網舞時,一定就如文中一樣,是一個人私下默默努力的!!雖然不知道LZ是否還萌此CP,但還是在這頂一下喔!!
by 喬J 2011/11/09(Wed)20:21:02 編集

對了...

剛留言忘了問~如果LZ不介意的話,可不可以攘喬J將這篇『[兼崎+增田] 砂糖之海』轉至喬J的BLOG呢?只是拿來供奉著,不會做其他任何用途,更不會占為己有~因為千百年才能看到一篇米增文...所以喬J想轉回自家BLOG供奉~期待LZ的回覆喔XDD
by 喬J 2011/11/09(Wed)20:27:36 編集

Re:對了...

可以转没问题啊=v=……已经是去年的旧文了
虽然现在没在看Tenimyu了,不过去年真的好萌米增啊。当时增田厨里还是有一部分萌着米增的,不过基本没有同人(本来就太冷了吧orz)……这么寂寞着寂寞着就没下文了……当时能写个一篇下来其实就是饿得自给自足一下了XD
2011/11/09 23:28

謝謝允許轉貼~

早蕨大大~
謝謝答應轉貼~
我轉到這供奉:
http://blog.yam.com/loveaaronkj/article/44250409
感謝您~~
by 喬J 2011/11/14(Mon)22:05:03 編集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プロフィール

HN:
早蕨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二十代果糖少女
不吐嘈会死星人
既宅又腐 前途未卜
外貌协会 便当教徒
神经粗大 文字拖沓
劳碌终年 深海下潜

BGM

↓手動播放↓

最新コメント

[03/24 yuzen]
[11/14 喬J]
[11/09 喬J]
[11/09 喬J]
[10/13 早蕨]

最新記事

(10/07)
(05/31)
(05/18)
(05/08)
(02/15)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ネコ溫度計

DIGU

SINA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生きる事は愛する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