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生きる事は愛する事

儚く舞う 無数の願いは  この両手に積もってゆく

2017/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四天相關 中二病四題
*千歲千里篇 春咲センチメンタル
*忍足謙也篇 ロケット
*財前光篇 ツメタイヒカリ
*白石藏之介篇 空中ブランコ

…………………………
本來是想用類比物做標題的
那樣的話 謙也是火箭 光姑娘是烏鴉 蔵りん是秋千……但是最後想不出千歲的象徵物呢=A=||||
因爲最近還是沉浸在pura中於是就搬了有村氏的標題好了……(你個侵權的廢柴!!
又因爲自己也不曉得自己是不是寫得完
最近千歲君生日呢 神經兮兮地趕出來篇 結果就是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麽……CP什麽的也不曉得歪到哪裏去了……TVT
自己都不好意思拿這種東西去搞搭訕啊啊啊………………OTL

嘛 反正也沒更多地方貼
先窩裏擺一份好了=v=

我藏~~

拍手[0回]

其之一 春咲センチメンタル

千岁千里转校来大阪第一天,跟着熟人混去了学校的网球队,大高个子引起围观。然后把金太郎抱起来放在肩膀上玩了一下午的举高高。当晚欢迎会划拳赢了谦也,于是世纪末最后的纯情少年的初吻残忍被夺。隔天早上,把手伸进财前衣服里,嚷嚷:这孩子好冰啊!他是爬虫类吗!……
……
之后翘了部活,两天没有抓到人。
玻璃窗里,白石部长盯着教练桌上某人的入部届,脑门上青筋纵横交错。阿修叔叔叼着烟头转过来说,哦,那个啊,那个是我朋友的同事的外甥啊……办公桌对面一只毒手捏爆两个易拉罐子。跟在后面的部员怕他特S体质发作对教职员施暴,连忙冲上去抱住大喊:
“部长!你冷静啊!”
“部长!注意形象啊!”
春光灿烂。ユウジ追着小春啊哈哈哈哈跑到东,哦呵呵呵呵跑到西。师范害了花粉症,连着打喷嚏。四天宝寺中男子网球部鸡飞狗跳。

形象崩坏什么的……最好玩了啊。
千岁倚在教职员室的走廊上,安静地眨眼睛。刚升上国中三年级,他已经长到190公分,走进教室需要弯下腰。微笑的时候似乎带过树叶沙沙的声响,早熟和懒散糅合起让人放松戒备的亲近感。
千岁歪过头,想这个新窝的一家子基本几经被摆平。剩下个部长是最后的防线,不过看那种脾气……大概是遇强不弱的典型,搞不好就要跟自己死拗到底,有点麻烦。
“真是的……特优生干什么把头发染这种颜色啊。奇怪的家伙。”
嘘了口气,踩着木屐哐啷哐啷地走掉了。

欢迎会是教练请客的。似乎老板娘是认识的人,可以赊账。千岁坐在人堆的一头跟每个人打哈哈。越过身边坐得最近的谦也,人堆的另一头就是另一个淡色头发的男生。比谦也更褪得更浅,杏色里微微的发白,在灯光下晃眼得厉害。
他觉得右眼还是没有痊愈,看东西好晕。
白石和他隔得很远,没能搭上几句话。吃完东西之后这个人开始用筷子把鱼骨头一根根排成方阵,支着下巴一脸温柔耐心的老妈表情……中途被金太郎捅乱一次,就挑起眉梢“我凶你哦!乖点!”……然后继续排他的骨头方阵,直到财前没有声音地走到他背后一口咬上他的耳朵……
哇噢,大阪人……大阪人就是奔放。
刚在这么想的时候,谦也嚯地从座位上跳起来把财前掐翻……三秒钟之后两个人各吃了部长铁拳一个乖乖回去原地。而始作俑者开始讲蠢笑话,把刚才的事情当作压根没有发生过。
旁边一堆人都是见怪不怪的样子。
后来他们说部长看到凌乱的东西不理整齐就不会原谅自己(并且一定要理到黄金比例标准矩阵为止= =|||),约摸是强迫症,作孽的娃啊不去看医生……

不喜欢优等生。尽管作为优等生,那个人身上奇怪的地方也太多了一点儿。
入部百小时内千岁找到了各种各样让白石炸毛的方法,屡试不爽。后来他自己都觉得奇怪。他习惯给自己和别人都留一点余地,那个时候却似乎没有去想他是不是真的会生气。白石生气起来也会瞪人,把“我不高兴!”和“千岁你受死吧!”写在脸上。会浮上脸就不会往心里去——千岁本来以为,每个人都是这样。


不理解。也不被理解。
这就是那种叫作孤独的东西。
……天气真好,不想上课。
然后我差不多也应该习惯一个人了。

想闹情绪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情绪。
转学之后就不要一直翘课了——本来是这样想的,不过一不留神又外飘了……对翘课这档子事早就没有罪恶感,如果可以的话,根本连考试都不想去。
在熊本的时候,周围连个够格数落自己的人都没有。桔平把头发染得像个不良,骑机车来上学,对着教师把脚跷到桌子上。午休的时候去福利社买东西,如果低年级的抢他的炒面包,就把丫拉过来一顿海扁。如果低年级的写小情书给杏,也是拉过来一顿海扁。
几天前美雪突然拎着手机神色紧张地跑来砸房门,边砸边喊:哥!!你看!!!
千岁在睡觉被吵醒,苦大仇深地去开门,一边说,妹子你这嗓门比男人还大的以后嫁给谁去啊……然后看到了手机屏幕上的写真,一时间就傻了。
——这谁?你对象啊?
——……哥你装毛傻啊。你认识的痣长在额头正中央的还有谁呢。
——去去……我眼睛疼。
发信人是杏ちゃん,标题叫作:image change。
把美雪打发走,关起门来,感到胸口一阵闷。想了半天,总结得出的感想只有一句精简的:靠!!!……
千岁假想了一下这个把头发染回原色衣服扣子整齐不再骑机车上学但是还是额头正中一颗痣的老兄用一脸严肃正直的表情站在福利社门口纠结今天要猪排包还是炒面包,然后把最爱的炒面包让给低年级小弟的情景……忽然胸闷又没了,喷茶,一阵恶狠狠的爆笑。

啊呀。完了。
我顶多只能和不会指责我的人混在一起啊。
在这样想的时候,千岁千里忽然觉得这世界上最后一个这样的家伙都消失了。如果变成了正直的好学生的橘桔平用一脸较真的表情对自己说,千岁,你该去上课,你该去社团……他没办法去做这样的想象,特么简直是地狱。
但是,现在必须继续打球了。
桔平转学到不动峰中学不久之后,男子网球部因为发生暴力事件被禁赛。那个时候千岁还在医院里平躺着,消息传过来的时候也只想大喊一句,靠!
那家伙……那家伙脾气就是很臭的啊,又不聪明,装他妹的老大哥啊。竟然一个人跑到东京去,从今以后他暴走起来没人能给他踩刹车,这怎么行呢……
但是桔平这样的元不良都想好好地去搞运动社团了,天要下红雨啦,这还不够吗。东京这块地皮真会苛求人。
因为他也还在打球,所以我也非得继续打球不可呢。
千岁被橘打伤,只能放弃网球——让这样的传言流出去……做不到啊。不管怎样也会再一次站在球场上,用继续挥拍来把流言击散吧。
而现在,桔平也终于走到够格指责自己的人群中去了。在没有变成这样之前,在依然是九州的片翼的时候,也没有来得及做一次他的刹车片……大概,这是唯一的遗憾。
我差不多也该习惯一个人了。
………………
可是一个人不能打网球的啊,混帐!


下午三点的时候,隐约可以听到学园放课的钟声,之后就是大家的社团时间。
去社团报到和飘去老年活动中心陪爷爷们下棋好像在意义上还是没有高下之分。
大阪的春天清爽又湿润。
刚下过雨。南风抚摸橡树枝叶,拨下零星的水滴。透过四月甘甜的声音,似乎听得见什么东西奔跑的轻响……
啊咧。
=v=!
………………龙猫吗!有龙猫吗!
千岁转过身,风迎面吹过来,眼睛一阵糊。远处一团萌黄色的东西正在以猫巴士的三倍速嗒嗒嗒嗒向自己奔来——
刷地擦过了。
……不是龙猫呢。
萌黄的火箭飞出50米开外之后,猛然刹车,扭头喊:
“噢噢噢!你是千岁!”/(=口=)/
“啊——你是那个——”=A=b
「我是忍足谦也,兴趣是短跑和逛街和吐嘈白石!请多指教!……啊,叫我谦也就可以了。叫忍足我不会回头的。」
在千岁回想起这是谁的间隙,黄毛已经迅速折返了回来。

“今天也是社团pass?”
“还没想好。”
“如果我们队里一直突然开始讲笑话,会不习惯吗?”
“不会啊。”
“被小春lock on,会觉得困扰吗?”
“也不会啦。”
“千岁,你喜欢打网球吗?”
“嗯。”
“那就来部活嘛!”
忍足谦也别过头,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
“金太郎已经吵着要跟你打球了啊,快没人拉得住他了……我们家的部长虽然是放任派的,但是你过来的话,那家伙还是会很开心的啦。”
“……唔唔。”=v=
扯皮之间,已经被拖着往球场走了。

“欢迎来到男子网球部!俺们的特色是每个人都可以侧弯90度!”
“……………………”= =|||||
“……………………”=A=
“啊啦,没笑呢。啧。”
“完全冷场了哟。”
“咋办,地域问题吗……笑点不一样啊……人家伤心!”
“前辈们逊毙了。”
“………………靠!!乃们在干啥啊!我好不容易把人带过来耶!要把他吓走吗!!…………而且为毛师范也一起侧弯90度啊!话说侧弯90度和网球部有嘛关系啊!还有白石你快把衣服穿起来啊!!”=皿=++++
…………

拜托||||
大阪人讲笑话的节奏太快了,一时跟不上。千岁千里在思索这个时候应该是瞬间暴笑还是礼貌地微笑的时候,犯蠢的诸位已经演出完毕,旁边的谦也开始浪速吐嘈……根本连插话的空隙都找不到。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只好用那招了啊!…………还有,小春和ユウジ你们刚才太快了啊,不是说好我喊一二三再来的吗……我还没热身的说,腰差点闪了!”
“白石你为了装傻要闪到腰这是怎样啊……”
“谦也,你不要小看部长了。装傻也是真剑胜负啊!为了装傻我就算和校门颜面强打都做得到呢!”0へ0
“喂你别那么直接把你那招说出来啊!还有求你别再用那个了啊!你的脸是我们社团招牌啊!!”=口=++
“啥……只有脸吗?我的身体就不是了吗?”
“喂!!!”

用三倍犯蠢把谦也逼到吐嘈不能的时候,白石部长脸上的神色却变得非常的柔和起来了。部室里还是一片乱糟糟一言难尽的气氛。石田师范走过来拍千岁的肩:
“我们这里就是这样啊千岁兄你要习惯……”
“已经习惯了吧?”
白石换上了新芽色的正选制服,忽然别过头来露出了笑脸。
“……那边的,不是有好好地在笑嘛?”

原来,在没有自觉的时候,已经开始笑了吗。

空气湿润。斜阳温吞。
千岁千里第一次看清楚了白石藏之介微笑着的模样。他的皮肤很白,眸子明亮。从眉梢到嘴角的弧度都收敛得干净清冽,是一个非常漂亮的人。
部室里吹过来了清爽的春风。

“千岁君!由于大家建议我要在新米面前树立威信,我就不得不批评你无故翘部活那实在太混账了……趁现在我还可以原谅你,今天请你负责去把金太郎同学给解决了——就是这样。”=v=
“哎?怎么解决?”
“呵呵……”
部长没有回答,只是挂着清爽的微笑指了指远处——
“千岁!!跟俺比赛!!!千——岁——比——赛——!!”>口<
从部室外面传过来了人猿泰山(幼年ver.)的欢快吼声。一坨红艳艳的东西裹着疾风音速地向自己飞奔过来…………
整个房间的人陷入了暴笑。

被人群簇拥了起来。
已经觉得会习惯独自放浪了啊……在这种时候,为什么还是忍不住想笑呢。
千岁千里没来得及在心里咯噔一下,被扑翻了在地上。=v=||||



END.

附錄:
「春咲センチメンタル」
詞 有村竜太朗

拝啓。
君は元気ですか? 初めて手紙なんか書きます
僕はなんとなく元気です。独りにも少し慣れました
帰り道、夜の公園が満開の桜だったんで
君の事を想ったりしてます
真っ黒い空にうかんで桜はあえいでいるようです
世界の微熱があがるから景色が歪んで見えてきます
それが恋のせいなら、きっと、いつか僕らは虫の息
最期の蕾がひらいていきます
ハローハロー聞こえますか?
僕は僕でいれますか?
祈る手に花びらです 君に触れたようです
あざやかな色で 音をたてて 桜が咲く
君の声を追いかけてく。こぼれてくる恋のカケラ
見上げたなら、花降る春
あったかい風が吹いてきます。もうすぐ春の嵐が来ます
狂ったように咲いてるけど、いずれは散りゆく運命です
それが恋にもよく似ていて、いつかの僕らにそっくりで
思い出し笑いしてしまいます
ハローハローどこですか?
僕に何ができますか?
探す手に花びらです 君に触れたようです
あざやかな色で音をたてて桜が咲く
繋いだ手が離れていく、こぼれてくる千の願い
見上げたなら、花降る春
舞い散る桜で君の顔が見えなくなる
淡い夢が覚めてくから、こぼれるのは涙で
あざやかな色で音をたてて桜が咲く
大切だったものは全部、この木の下の埋めていくよ
目の前には、別れる春
見上げたなら、花降る春




PR

No title

早蕨你的文章太有漫画的画面感了,死蠢的东西好欢乐啊好欢乐。你的校园文还是一如既往的赞,多美好干净的少年们!
by 木笔 2010/01/02(Sat)13:31:12 編集

Re: No title

噗嗤…………
可是我之前决定要写的是惨绿的中二病啊…………鬼都不晓得为毛会又被俺写成这样的无厘头|||
不过把白石写崩坏真的好欢乐啊哈哈哈(&lt;——自重!!!
by 早蕨 2010/01/02(Sat)17:54:23 編集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プロフィール

HN:
早蕨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二十代果糖少女
不吐嘈会死星人
既宅又腐 前途未卜
外貌协会 便当教徒
神经粗大 文字拖沓
劳碌终年 深海下潜

BGM

↓手動播放↓

最新コメント

[03/24 yuzen]
[11/14 喬J]
[11/09 喬J]
[11/09 喬J]
[10/13 早蕨]

最新記事

(10/07)
(05/31)
(05/18)
(05/08)
(02/15)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ネコ溫度計

DIGU

SINA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生きる事は愛する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