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生きる事は愛する事

儚く舞う 無数の願いは  この両手に積もってゆく

2017/12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其實
本來是覺得植樹節挖個坑還是挺應景的……(揍
不過一邊論文一邊看點有的沒的也就到了白色情人節了
又不小心拖了天就到315了……(掩面

之前和辰辰花痴過的個年下T的文案 想寫很久了
而後第一段就寫得很13……順便縂覺得似乎不怎麽寫得下去
賭場夜生活有錢人考據什麽的最討厭了……
職網積分什麽的其實我也從來沒搞清楚過(你活著干嘛!寫POT干嘛!
寫伐寫伐又覺得我寫的T實在呆到一定境界了 脫開校園我就是個無能
一邊思索到底這個算TF還是FT呢……後來想按照預計這篇是要拉個燈睡覺的 我又不曉得F要怎個把T給睡了……(喂|||
至於進度問題我也覺得很迷茫呢 照這種節奏不到個第八第十章不能拉燈 我又想讓他們下章就拉燈……
4bcb67ef40c11bddcf1b3e71.jpg
(你快去死一死好不好

先丟一段算了=v=||||

[TF] Gambles

拍手[0回]

1. 天使になんてなれなかった

如果我想的没有错。因为对方也只是普通的男子而已,天使和恶魔最终都会变成同类的模样落到他的跟前。
在人形的轮廓背后是白光还是业火呢。
伸出的指尖,是冰冷还是温热。
降落的是恩惠的雨,还是迷惘的雾。

少年回过头的时候,某些事情已经走到了思考的界限之外。周围的笑声夹杂着廉价音乐和铃铛摇曳的燥热,空气异常的冷。他还非常的年轻,各种希望和污秽伏在脚边,并不知道下一步会踩上什么东西。
即便眼底明净,也总有一阵仿佛见不到终点的光斑。
天使先生又或是恶魔先生套着单薄的外套在风里呵出白烟,手上拿着7-11的塑料袋和拆了一半的明太子饭团,模样有点普通。
踩着温吞的步子踱到了三步之外。而后摘下傻乎乎的口罩,向他绽开了微笑。

银铃和彩花终于在视线里变得清晰了起来。



今天是平安夜。
不二周助君难得地早起了。想要做顿有模样的早餐,结果发现咖啡喝光了,起床气登时一窝蜂地涌上了脑门。约摸一个月没有去超市,最近的几天里面人流是洪水猛兽,不想跑去被碾压,懒人就得看着家里储备粮一个个切掉。
兀自的发闷究竟还是没用,终究还是得去便利店买速溶。
7-11的彩虹条下面,玻璃橱窗里装饰了铃铛和挂满糖果的松枝,变得比以往更花哨。
不远处的电话亭站着一个侧脸很好看的男人,模特儿一般的高个子。因为是自家附近很少见得到的美男子,不二在远处见着一眼,埋着头走过时,便又再看了一眼。还是抿抿嘴唇笑了。
眼睛的保养啊。
早起的虚燥像一阵烟似的散开了。

冬天的温度总不是夏天惨热时向往得那么舒坦。前个月底想要用用空调时,发现暖气档不知怎的运作不能。好在还有救命的暖桌和电热毯……
从便利店回到家没过多久,饭厅里的冰凉空气便浸得他难以忍受,而窝回房间最后的结果就是缩进暖桌里再次睡着。
再醒过来已经是下午。
隔着门听到了北斗柔软的叫声,羽毛一般挠痒胸口。天气太冷,不留神把猫关在外边,不过多久就会收到抗议——尽管卧室内的温度也没有高到哪儿去。不二爬起来去开门,怔了一下。逃出去流浪很久的昴居然也静静地蹲在了门口,不太精神地拱着脖子,北斗在玩他的尾巴。
昴的身上有点脏,仔细看了下发现没有受伤,但还是又一次瘦得骨头搁手了。这孩子是一贯的安静,如果不是在思春期的关系,以往总是乖得像个小姑娘一样。
跑了两个星期出去,连叫声都变哑了……刚才,是它在叫门。
拎开北斗踩在昴尾巴上的脚爪,不二伸出两手去把昴抱了起来。
“你跑走玩了那么久,终于想我了?唔?”
昴没有出声,北斗跟着绕在脚边磨蹭。
“……有没有好好地交到女朋友呢?如果没有还混得这么惨兮兮的回来就太难过了哟。”
转手打开冰箱拿牛奶,拎起纸盒时发现不剩多少了。稍许尴尬地和猫对视了好一会儿,而后向臂弯里湿润的那双眼睛投降。
“好吧。我给失恋的青少年买牛奶去。所以说呀……”
抓抓头发,找出纸笔,“……谈恋爱是辛苦的事情啊。”
刚发现杯面和饭团也吃完了,还有……
……去买个蛋糕吧。
至少算是平安夜咯。=v=

不二周助先生(22岁)独居了快要有三年。总体是个好脾气的年轻人,有一些奇怪的习惯。没办法一个人喝酒,不过可以一个人看电影。是会跟自己的猫和仙人掌说话的类型。
因为工作的时间通常是晚上,白天醒来容易变得昏昏糊糊。这一天他出门去了两次便利店,回来还是发现漏买东西。天气太冷,原本就没有多少动力出门。再一次踏出玄关的时候终于带上了单子,发誓今天绝对不要见彩虹条第四次。
开门的时候,昴跟着一起钻了出来。不二简直想凶他两下了。
——你这小孩至少给我在家里洗干净吃饱了再出去找女朋友啊。= =+
他伸出脚想把昴哄回房间去,但还是没有来得及赶上猫科动物的轻巧,眼巴巴看着他溜出前廊和花园,向住宅区外跑了去。

这么说起来——
竹野内先生还在吗。应该不会了吧……一定等到了女朋友,然后愉快地去约会了吧。
不过他的女朋友让人等了大半天,真是有点没礼貌。
这么胡思乱想地走着。踱过马路,望向车站前,不二感觉到自己的表情变了。
啊……女朋友何止有点没礼貌呀。
听说竹野内先生后来还是被Brenda小姐甩掉了。


“侑士。”
“嗯?”
“其实,我一次都没有收到过圣诞礼物呢。”
“………你有那么惨吗?!”
“是说这三年啦。”
“唔,明年我会记得买给你的。”
“算了。从某方面来说,大体圣诞和情人节和大年夜都是一个人过的话还是有点……”
“要来我这边玩吗?做很开心的事哦。”
“你走开………………嘛现在,我要给侑士前辈一个quiz。”
“嗯,啥?”
“如果说——从早上8点到现在,也就是快一整天,有一个……嗯……竹野内丰——胡子没有——站在你家门口。这个时候要怎么做才好呢?选项A……”
“你可以醒醒了哦不二君。现在不是世纪末,竹野内先生胡子扎拉地在我家电视机里呀。”
“啊——正面是反町哦!”
“总的来说就是你type吧。”
“是的。”=v=
“一点前情提要都不给吗?”
“是完全没有嘛。你不觉得是好孩子我终于被Santa桑记起来来了才发生的好事吗……”
“宝贝别寂寞了,还是过来玩3P吧。”=3=
“………………我再也不要跟你讲话了。”=v=++

不二周助折起手机,伸进口袋之后就被里面的棱角划到了手背。他在戴起口罩和再抽一支之间犹豫了半刻,而后还是打开了烟盒。
天色已经早早地转灰。这里是冬天的钢筋之森,没有黄昏。路面和天空不得抵抗地被黑色浸没,在空气被夜雾染得一片混湖的傍晚,却下起了雪来。
细碎的莹白落得很轻。透过明晃晃的灯光和红绿玻璃,竟然也变成了很好看的颜色。
回过头望望张灯结彩的7-11。那个人影还在。
心里冒起的诧异已经变成了一半好奇。啃掉一个饭团,不二倚着背后的灯柱,轻轻地吸烟,然后往包装纸里敲烟灰。手机却在口袋里震动了起来,腾出只手去打开,看到是mail。
「我不是要挡着你去钓凯子……不过我刚才认真想了下,就你现在戴着墨镜一边拉下口罩抽烟一边拿携带讲电话的德行,知道我们那边管你这个样子的家伙叫什么嘛?
——from Yuushi」
不二一下子笑了出来。用一根手指慢慢地按回了几个字。
「人贩子。^ ^」

青山的住宅区,冬天的夜幕里行人很少。安静落下的雪花和兀自地闪烁的彩灯交错着奇妙的光景。街道的对面,不二出逃了两个星期并似乎准备继续出逃的小黑猫更早一点跑到了那里,粘到了一个人影旁边。
“喂……”
昴。你找了一个很大体积的对象啊。他还不是女生哟……=v=|||

熄灭了烟,在夜雾里呼出一口混浊的白气。他觉得身后似乎有无形的手在推搡,不许他在原地再多呆一会儿。
又或许,连借口也不需要。他抿起唇角轻轻地笑了。
终于还是迈开了脚步,向那个身影踱了过去。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All is calm. All is bright.




2. 未成年の馴鹿くん

电视机里的声音是和节日相衬的热闹。气氛还算好,于是不二忽然想去拿酒杯。在家里是很少喝酒的,前辈送的两瓶干邑放在柜子里有半年,一直找不到理由去开它。
他心里不想让旁边的人有拒绝陪他喝的机会,于是笑眯眯地一边倒一边装傻地问:“啊,手冢桑喝酒吗?”
“抱歉,我没有成年。”
“……………………………………哎??”=A=|||||||
面前的这位没有改变表情。和不二对视了片刻之后,不动声色地伸手去摸衣服的内侧口袋。
“啊、不是啦……我没有不相信啦。”=v=|||
那样你也不用马上拿健康证给我看啊……
“不过家里的软饮料差不多都切了呢……话是这么说,我今天可不会再出门去711了哟。”
“嗯。”
“…………可可,要喝吗?”
“嗯,谢谢。”

就在30分钟前,伫立在冰点的温度下的是一位个子高挑的年轻人。电视剧偶像一样清俊的脸,没有刻意打扮的痕迹。表情很凉,视线很烫。即便是站在冷风里也挺直了脊背,是有点孤冷的气质,看上去却非常的有礼貌。
不二觉得这样的人很少有,后来时常不留神长时间地注视他。
现在这个一脸大人味的未成年正安静地坐在客厅里,就在面前。从不二手里接过马克杯,很恭敬地说谢谢……没过多久,眼镜片被热气蒸糊了,于是默默摘下来擦。
不二笑着把头别过去,装作没有看见。在小动作里才看到了一丁点的孩子气——不,或许也并不是孩子气,只是少许有点笨拙而已。交换立场地去想,如果是自己在这种天气里站在室外超过一下午,基本也是要傻掉的。
他觉得自己已经要忘记了这个男生会坐在这里的理由了。尽管现在是在空窗期,自己的性格也并不是会把好看的陌生人直接带回家的类型。直到现在都觉得好像在冒险。
像是一场赌局。
明明已经熟悉了这种感觉,这一次却觉得有些紧张……不过紧张感已经被不知从哪儿来的愉悦挤走了。

昴还是回来了。不二觉得他最近应该都不会再出门。
与其说是回家,不如说是粘着别人过来的。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而后才知道昴在流浪的两个星期里曾经去手冢租过的公寓(<—底层)蹭过好几顿白食。
手冢君看起来很冷淡,对小动物却似乎有无限度的耐心。坐下来一个小时,不二看着昴换着各种姿势从在他脚边蹭再到沿着臂弯爬上肩膀……一阵阵地想笑。

猫咪的感觉是很强的。
不二觉得昴可能生下来到现在都没有那么粘过一个人,包括自己。
在这一个平安夜,手冢国光在车站前的711分给昴的是人生低谷里最后的半个鲔鱼贩团。不二周助在街的另一头望着这个情景一时懵住,然后决定过去和这个人搭话。他不是很懂怎么搭讪,笑了半天,说:“驯鹿先生,谢谢你喂我的猫。我家的暖气坏了,如果你可以帮我修好,我就请你吃柴薪蛋糕。”
被问起,“为什么是驯鹿先生?”
就回答说:“因为你穿着咖色的风衣,可是看起来一点都不温暖,鼻子冻红了。”=v= 
手冢少年18岁,高中毕业了有半年,只今出走中,原因是就职出路上和家里意见相左。在不太出名的俱乐部打网球,基本是穷得叮当响。之前租了离这边很近的公寓,不过年末还是碰到了租期到了薪水没到的事情……
“你一下午只吃一个饭团——三角形的那种耶……这样还分一半给野猫么?”
“我没有其它东西能给它了。”
“………………这个逻辑是不对的哦!”=口=|||
“…………”
不二吁出了一口气,把两只猫伸到桌面上的爪子赶下来。
目光移到旁边。眼前的年轻人坐姿端正,握筷子的手势很漂亮。手指好看得让人发呆。
搞不好以前是个大少爷呢。
他回想到自己的猫蹭到手冢脚边要东西吃那个情景,忽然觉得有点微妙的浪漫。和以往所见蔷薇金酒的氛围毫不沾边,只是一个落雪银灯下陌生的温柔而已,却在心底映出来野花绽开一般的错觉。
如果有用相机拍下来就好了。

“话说回来……”
不二想起了什么,伸手把桌底两只团在一起对咬对踩的小动物捞上了来。
“可以把他们辨别出来吗?”
这是一对双胞胎,八个月大,同样漆黑毛色的孟买种。当时领养了他们约摸一个星期,方才一眼分得出哪个是姐姐哪个是弟弟。
手冢搁下筷子,转过身注视被搂在一起的两只猫。片刻之后,向右边的那只伸出了手。
“来过我这边的是这个。”
“……你做到了耶。好厉害!”
“两边眼睛的颜色有点不一样。”
“唔…他是弟弟。左眼看不见。”
“…………”
手冢没有回话,只是伸过手揉昴的额头。旁边的姐姐不安分地用爪子拨他的手指,于是他也摸了摸北斗。
不二抿起嘴唇笑了出来。
记忆里相似的气氛似乎已经和当下有了一段说得上遥远的距离,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去适应。在一片安静里面,只觉得自己的心变得非常的柔软。
他侧过头,把一直投向眼镜少年的目光收回来,半阖起眼睫轻声地说:“这边是姐姐的ホクト,然后这个是去你家玩过的スバル。他们是好运的猫咪,遇见过很多好心的人。”
抬起头,目光回到眼前。对上手冢的眼神,微笑整个地爬上了不二的脸庞。
“手冢君和看上去那面不一样,是个温柔的人呢。”
“……谢谢。”
“啊、你个子那么高可是很瘦啊。还在生长期哦,要多吃一点。”虽然都是超市和便利店的东西……
“谢谢……”
“别盯着我看啦。我已经20多岁了,再吃都只会往横向长了呢……”
…………

不二君的一人生活暂时告了一个段落。同栖的人被告知“小孩不用多问什么,只要在旁边感激涕零就好了”之后,没有表情地说了谢谢。这个未成年个子比他高出有十几公分,低头恭敬地叫他「不二さん」,尽管是尤其正经的神色,后来却每每都让他有点想笑。
22岁的圣诞节前夜喝醉了酒,整夜无梦。
连着相遇之前的过往和手边的生活,一切都是真实。




PR

無題

转圈圈,又看到早蕨的文字,激动得不行。
那个,双胞胎,昴,北斗,左眼看不见,你确定不是在写昴流和北都么。。。。啥时候来个星史郎?
好吧,把眼光放在猫咪上是我的错,咱们回头来说TF吧。小蕨你确定这个F不是照着你自己写的么?为什么那种笑眯眯的吐槽,乱七八糟迷迷糊糊的生活,一点点小事感动得一塌糊涂怎么让我这么熟悉呀
好吧,把眼光放在你身上是我的错,咱们继续说T。呆部呆成这样笨拙的温柔的也只你一家了,可是我看得好欢乐呀,要是我也忍不住一边在心里感动得一塌糊涂一边又忍不住想去逗弄他了。“手冢少年18岁,高中毕业了有半年,只今出走中,原因是就职出路上和家里意见相左。在不太出名的俱乐部打网球,基本是穷得叮当响。之前租了离这边很近的公寓,不过年末还是碰到了租期到了薪水没到的事情……”,这哪是那个从来不要大意的部长,不过我很受用就是了,哈哈。
早蕨千万不要弃坑呦,我实在好奇这么呆的部长怎么压到F子,所以至少也要撑到拉灯睡觉。。。
by 木笔 2010/03/16(Tue)09:28:07 編集

無題

阿木你不能总是揭露真相……(掩面
我也对自己的套路和臭习惯很无语…………
今天还在和van说 因为T某在她那边太英俊潇洒春风得意 于是我势必要把他拉来我家棚子演人生失败组平衡一下(你够了
而后说 呆T他就是用自己的呆来吓倒F前辈的!嗯嗯(揍
by 早蕨 2010/03/17(Wed)01:51:10 編集

無題

我爱van笔下的T,真是男人中的典范,让人敬之爱之;不过我也爱小蕨笔下的T,真是男孩中的极品,让人又好笑又心疼XDD
呆T就这样跟着怪叔叔回家了(喂。。。然后开始快乐的同居生活吧,噗
by 木笔 2010/03/18(Thu)09:06:55 編集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プロフィール

HN:
早蕨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二十代果糖少女
不吐嘈会死星人
既宅又腐 前途未卜
外貌协会 便当教徒
神经粗大 文字拖沓
劳碌终年 深海下潜

BGM

↓手動播放↓

最新コメント

[03/24 yuzen]
[11/14 喬J]
[11/09 喬J]
[11/09 喬J]
[10/13 早蕨]

最新記事

(10/07)
(05/31)
(05/18)
(05/08)
(02/15)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ネコ溫度計

DIGU

SINA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生きる事は愛する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