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生きる事は愛する事

儚く舞う 無数の願いは  この両手に積もってゆく

2017/09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稍微丢个文上来=v=

嘛……其实比起站cp可能还是撸一撸角色观的意味比较多。
用阿大视角去写的时候,写到一半就很崩溃。好像最后还是觉得乙女座男好龟毛好鸡糟啊……超烦的这人= =
青峰虽然是笨蛋,不过应该是会去想很多事情。但是因为脑回路奇怪,最后就一个人钻牛角尖了。说起来他中三那段时间觉得自己在zone里是寂寞的孤皇吧?但是客观上来讲,不会是这样的。毕竟还有很多人在追着他,想要陪伴他,但是笨蛋青峰还是把思维全都收拢到自己身上了。不再注意周围,毒气溢出的时候,也会最先伤害到最亲密的人。正因为做了这种傻事,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人。

青峰和黑子的cp场合,主动权其实也是都在黑子手里……说是青黑,不过我还是撇不干净黑子攻的想法吧(啊哈哈哈
黑子是那种看上去呆呆的不过超my pace的角色,甚至都有点会擅作主张的类型了。对心头所爱也很执着,只要喜欢就不会放弃。黑子其实是很强的。
最后高一时的关系,我觉得是昔の友達+今の両思い……某种意味上是很幸福也很痛苦的关系。反正也是回不到纯洁的友谊了。
但是就算是两思,要青峰去告白是不可能的(连为什么好像都没有…)。青峰可以处处惦记着黑子,被黑子一个mail随叫随到,但是却连一声谢谢都不好意思对黑子说出来……就是这种闷骚得没药救的男人啊。黑子的话倒是可以干脆地告白的,但是黑子可能会觉得不是非说不可的场合就没必要说出来,于是结果就两个人都拖着。
……很辛苦呢!这种恋爱。

另一方面想想也只有和黑子会变成这样吧。青黄的话就不会了……因为黄濑属于那种,和他在一起就会觉得身上的负担也轻了一半——这样会让气氛变得轻松下来的人。很容易为自己找到出路,也富有治愈力。青黄本来我也想过要写写,不过上次看完UN的文就觉得什么都被她写掉啦(笑

最后,果然青黑这种痛苦的感觉很强烈的cp……被戳到也有我自己个人的原因吧。想这么写写的原因一方面也是,好像对青黑的cp观没有人和我想的一样。他们两个本来就是不合了……是事实吧,不过cp厨的话就会下意识地不愿意去承认这点。硬要说篮球上的配合么……其实也很虚的,说到底黑子这样的play style,和谁都能配合起来的,所以这点上青峰也没什么好自满的吧(何等不悯……)。
不过我又要说很消极的话了:人跟人之间不合是正常的啊。一开始就处处都有默契那已经是天赐的奇迹咯……交往得越深,就会在彼此内心的迷宫里越陷越深的。黑子在中三时忽然感到的失落是,他本来以为青峰是个傻瓜,从外现通往内心是一条简单的直道。但是当时正好青峰的心境也在变化,歧路产生的时候,就让黑子碰壁了。
不管是怎样的夫妇,肯定也有不合的地方。大家都是需要磨合的哦。

……说了一通不知所云的。
放文吧。虽然是各种葛藤,但是好像乐观点想也不算是很绝望的cp。写的的确是很需要气氛和考验到运气才会发生的场景,收尾的方也是我自己习惯改不掉……不过如果能往这个方向发展的话,还是可喜可贺的吧。

恋の神はきっと 未来への鍵を 雲の隙間から落としてくれる


那么↓↓





拍手[2回]

The shadow say it all
 
 
差不多是学校刚开始放冬假的时间,东京的12月25日,整个城市里依然充满了过节的气氛。找到凑热闹和寻乐子的理由的人群挤满了闹市区和情人旅馆,离谱的程度大约是连杂货店的阿嬷都早早打烊出去玩了的地步。
前一天的平安夜正好在周末的休息日,据说同班的同学集体出去夜游了。明明是高中生却和社会人抢占KTV,一直玩到很晚的样子……青峰从来不参加集体活动,班里的人也不认识几个,自然是没去。作为代价,他和桃井出去约会的事情马上就在同级生们耳边走了起来……谣言能飞成怎样,现在他也算知道了。
 
吃完晚饭要出门的时候,青峰妈妈作为普通师奶的心思开始活络了,在儿子耳边碎碎念:
“啊啦、又要出去吗?阿大最近是不是交了女朋友哦?”
“才没!”= =
“妈妈稍微也是知道一点的哦。之前还一直以为是和五月酱出去玩,其实不是的吧?”
“……你知道什么啊!我走了。”=皿=+
“路上小心,玩得晚了要先把对方送回家哦。哦呵呵……”
“烦死啦!”
 
迅速地从老妈的视线范围内跑开,一些微妙的懊丧和害羞的心情慢慢地上升了起来。在情侣的第二节日,没有堂堂正正的女朋友在一起,出门是被男生约了打篮球……这种事情说不出口。可能中学里的时候还会蛮不在乎地讲出来,但是现在,又有一些地方变得不一样了。
他也讲不清楚自己和黑子是什么样的关系。
几年前还在同一个社团的时候,或许是朋友吧。反正男生之间是很容易就会彼此称兄道弟的,只是一起吃了顿饭就能算是朋友……而现在明显地就不是了。和黑子在一起的话,似乎是篮球以外的各种事情都无法配合。所以在对打球的热情明显下降的那段时间,两个人就像完全不需要理由一样地分手了。现在要回头也不可能……或者说,再也不会回到单纯的朋友关系了。对两个十几岁的男生来说似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是眼下,青峰却固执地这么认为。
说起来也确实很奇怪啊。不能称作友达的存在,却在事实上占据了头脑中和生活时段里属于女朋友的那一部分空间。在反应过来的时候,也发现望向彼此的视线一直没有被切断。
黑子的定位一直是个迷。就像在球队里,他的位置只能是“?”。那么地特殊,实际又不可或缺。所以在青峰看来,这种印象在脑内的重合度就更高了……不过,虽然很敏感,对很多小事情也很龟毛,但青峰大辉说到底是一个笨蛋。要考虑清楚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暂时还是太困难了。他到现在还是连头绪都理不清。
 
 
这一次事情的缘由是:黑子说想做投篮的练习(于是擅自就找上了青峰= =)。
Mail发过来的时机非常残酷,不仅刚好是平安夜问题……那是winter cup桐皇败给诚凛的第二天。青峰立即被这个莫名其妙的请求气炸了,几乎是当场要跳起来。能让青峰反应这么大的角色基本也只有黑子了……然而这却是从中三退部后到现在时隔一年半的,久违了的来自黑子的邮件。想到这一点,他还是动摇了。
一直以来黑子在球场上是不会得分的。因为不做相关的练习,投篮的能力自然也非常臭。以前的话,没人对他有这种要求,他自己也不会这么想。但是现在的他变得有这样的积极性了。为了让自己变强,小小的请求里是赤裸裸的利用……连去怀疑的必要都没有。一样在东京的旧识里,绿间就肯定不会答应(拐弯抹角地帮忙倒是会);黄濑虽然在神奈川,如果是小黑子向他提出这样的邀请,一定屁颠屁颠地倒贴过来。但是要很烦很烦的黄濑帮忙了的话,以后就不方便在各种事情上回绝他了……到头来,只有叫青峰是最合适的。
看上去很乖的黑子哲也究竟是个人精。
之所以能这么轻易地去找青峰,一方面也是因为有把他牵着鼻子走的自信。虽然现在已经分开不在一个队伍,说是敌对状态也不为过,但是一提到篮球,曾经亲密的记忆就会连带着卷土而来,那种无名的特殊关系也瞬间变得比任何人都牢靠。
何况,事实就是,青峰(超没出息地)迅速暴跳着跑来找他了……= =
这个练习当然不止是一天,而第二天也只是“明天也请多多指教了”这样用一个mail轻易搞定。黑子的态度很特别,没有作出可怜兮兮摇尾巴的样子,也并不是有恃无恐的臭屁。他似乎只是非常笃定地确信青峰一定会答应自己,就像对M记的奶昔100円一杯一样的确信。那种看起来非常自说自话的举动,是因为里面藏着比普通的信赖感更坚固百倍的……不可名状的东西。让外人来看的话,实际也是非常地奇怪的吧。
当然,被不是女朋友也不是上司的角色随叫随到,窝囊得要死的挫败感确实连续两天冲击了青峰的神经。然而这个笨蛋终究只能在意识到的时候暴怒个一会儿(持续时间是三十秒左右),成果除了把手机外壳砸出两个坑之外别无其他。
 
 
嘛……尽管是这副样子,心里却被这点东西填满了,一时间好像连一直缠绕着自己的麻木和空虚都被这种气氛挤跑了。青峰这几天睡得很差,有点糊里糊涂,意识不到一些更微妙的变化。他没有自觉地在心里揣着一丢丢普通的幸福的躁动走在路上。
反正是黑子那边来的邀约,所以黑子自己肯定会乖乖地早到,一个人先开始做起蹩脚的投篮,不过基本上是屡投不进的,然后只好安静地干瞪着圆圆的眼睛带着一点困扰的表情在原地发呆……一定是这样好笑的场景吧。
干燥的冬天的晚上,冰凉的空气也让精神慢慢振奋起来。住宅区公园的附近非常静谧,连路过的行人都很少,圣诞节的市侩气息被整个地驱离了出去。青峰觉得走路的步子都变得轻松了,想着是正在往一个有人等待自己的地方走去,这种安全的感觉拂散了独行的夜路里孤寂的味道。那个特别的人,在这样的时刻显得如此熟悉,好像从未疏远过自己。
哪怕只是一瞬的错觉,似乎也足以让一个笨蛋变得愿意去相信。
 
『本来就不是外人。那是我的影子。』
 
如果是黑子的请求,可能不管是什么事情都会答应他吧。想到他的脸会一个人生气或者发笑……真是无药可救。
 
 
已经走到离街球场不远的地方,回过神听到有小动物呼哧呼哧的声音传过来。低头一看,一只长得很滑稽的小柴犬绕在脚边转着圈圈。想摆脱它,抬起脚的时候却被爪子抱住了裤管……=v=|||| 青峰对女人和小动物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三秒投降,蹲下去摸头处理。
“……干嘛跟着我啊真是的。我身上有晚饭的味道吗?”
“汪汪!”
“我家的老妈子狗毛过敏,不能养你的哦……”
“嗷呜呜!”
……………………
蹲在地上和小狗狗进行了几分钟的低智商对话,青峰忽然觉得气氛有点不对了。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僵硬地抬起头,看到一个小小的黑影赫然竖在旁边…………||||||||||
“靠!你怎么又像幽灵一样一声不吭突然出现啊!想吓死爹哦!”
“不好意思。”
黑子哲也非常礼貌地回答说。
“因为青峰君在和2号说话的样子看上去很温馨,不想打扰到你们。”
“……2号说的是这家伙?”
“是的。”
“什么啊……原来是你的狗啊。”
“唔……确切地说是诚凛篮球部的部员,背番是16号。”
“………………”你们诚凛真是越来越可疑了。= =
 
黑子俯身去抱起2号,然后两个人一只狗就慢吞吞地往球场走去。一边走一边跟青峰说是篮球部员偷偷养在学校体育馆的流浪犬,因为放假了的关系就暂时寄养到黑子家了。顺便也解释了下2号被叫做2号的原因,解释的时候还把2号抱在胸前给青峰对比看(=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害得青峰只好使劲扭过脸才勉强把差点喷笑出来的冲动压抑了下去。
“请不要不看它啊,它很可爱的。”
“……知道啦。”
青峰泄了口气,带着一个有点无奈又忍不住要笑的表情别过头。2号的眼神和黑子一模一样,有一点呆,也非常诚恳,并且溢出来着满满的无辜和迷惘。是一种是只有小狗仔和小男孩才会有的纯洁的目光。
啊……可是阿哲还是不一样的啊。他有一点心酸地这么想。
阿哲可是带着这样坦然无害的目光来削我眉角都不成问题的——这么想的时候,竟然感觉不到生气。不如说,被打败的自己还把对手特别对待这样的事,才让自己感到真的是输了。
青峰回过神,发现和黑子对视了有一会儿了,似乎是快要到会产生尴尬的界限……可是黑子依然怔怔地凝视着他。
“怎么了你,呆呆的。”
“不……我是在想,青峰君笑了啊,这样。”
“什么啊……真搞不懂你。”
黑子终于眨了一下眼睛,低下了头,轻轻抿紧的唇角有一点点上扬。实际表情和语气都没有明显的变化,青峰却察觉到黑子的心情好像很愉快。这个让他觉得远不止外表这么简单、可能也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藏了许多小心思的黑子哲也,在这个片刻却像沉浸在单纯的喜悦之中一样。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吧。
 
“青峰君,到底还是没有办法回到以前的样子了。”
“哎?”
“我也是刚刚才意识到。其实已经是连笑起来的样子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一样啊。”= =b
“青峰君的笑容,现在会有复杂的感觉混在里面了。虽然没有办法很恰当地形容……不过我想,可能是那个吧,应该说是笑起来的时候也有男人的味道了。”
“噗——你这种说法有点恶心哎!而且我本来就是男人吧!是说那你以前把我当做什么来的?动物吗??”=皿=+
“以前的话,只是一个篮球笨蛋而已了。”
“不准把我当做笨蛋喂!”
“不是当做笨蛋,是本来就是笨蛋啊,青峰君。”
“你这家伙——”
…………
 
说着“请不要为这样的事情生气”的黑子,像是想要阻挡青峰的气焰一样把2号举到眼前。于是2号就跟着非常配合地用爪子糊了青峰一脸……青峰除了原地炸毛之外毫无办法。
黑子还是一张情绪变化不甚明显的脸,两手抱着小狗,一边的肩膀上球袋因为姿势的变动在慢慢下滑。衣服穿得很单薄,呼吸间小朵小朵的白烟慢慢地氤氲出来。不管怎么看都非常普通,甚至在大冷天的夜里显得有点惨兮兮的……可是在这个时候,他的周身却好像有星星和肥皂泡泡飞出来一样的感觉。眼前的黑子,不知为什么看上去非常幸福……这个场景让青峰不自觉地陷入恍惚了。印象逐渐逐渐地与记忆中的某些部分重叠了起来。
——好像终于有熟悉的感觉出来了。
并不是说之前的黑子让青峰感到陌生。就算隔了一年不见,在球场上也是闭起眼睛都能猜出他身手和步伐的流动。不过,那些也只是黑子的表象。在更深的地方,有制造出这些外现的印象的本源的存在,现在的熟悉感或许也是如此衍生出的一部分吧。用彼此之间的气息相通来熟络了的、即使是在分开的时候也能在脑海中即现出的影子……青峰最为熟悉的黑子的形象,在想起来的时候有着非常温暖的颜色。因为那是一个用亲密感织起来的影子。
具体地细想一下的话,也可以明白过来感到熟悉的缘由。
冰冷的冬天的黑夜,周围的景物都逐渐退去了形状,慢慢地变得空旷起来。只有一个细小的轮廓被视线所及之处漫延过来的光所打亮,安静地伫立在光的尽头。那就是黑子。
筑起微温的记忆,也为他带来噩梦……以及唯一的依偎。
与其说是黑子的影像,事实上应该是包含了黑子在内的,青峰大辉内心的风景。
 
『我为什么变得复杂了呢。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复杂的想法啊。』
那样去想的话……
如果还是朋友关系就非常好办了,相处的模式也会很简单吧。说是出来打球,但是走在路上的黑子穿得太少了,那就损他两句然后抱紧他捂捂热……现在的话,就算是出于这种单纯的目的,好像也没有立场这么做了。类似的事情不能多想,因为会有一百倍的窝囊感出现。
但是,之前没有去想原因。而现在却像是忽然明白了……在质疑自己的同时,答案也随即出现了。
那些悄悄藏起来的模糊的感情,在这个瞬间变成了真正的爱意。
 
……白痴啊,现在反应过来有个鸟用。
青峰简直想叹气。因为连一点点自我感动都没有。
 
 
篮球和地面的碰撞声响了起来。大概兴致有点好过头,黑子像是准备玩一下带球上篮的样子……在他一路运球过去的时候,青峰超级无语地一眼从这个小黑影本来就寒碜的技术和尚未活动开的手脚动作里看出十七八个破绽。然后(不出所料地)“咻——砰!”——球砸在篮筐上飞起来……昨天一下午白教了。
“啊,青峰君,这个怎么样?”
“屁一样!!”青峰老师超崩溃地吼。
“嗯………”
“啧。你给我先把身体活动开吧。”
把外套甩到一边,刚准备去捡球,黑子却先跑过来把球捞起了,带着真剑胜负的表情说:
“好的,那么请稍微防守我一下。”
“啊?”= =??
“那么,我要开始进攻了。”
“…………”……这个人又在自说自话干什么啊。= =||||
 
“能再和青峰君一起打篮球,我很高兴。虽然以前也好现在也好,如果和我一对一,就谈不上付出全力了……”
稳住呼吸,摆出进攻的姿势。
“尽管如此,我也喜欢这样打球。”
薄薄的手掌带下篮球向身侧移走。
“以前篮球一筋的笨蛋青峰君,我也喜欢过。”
叩击地面的节奏和心跳的频率混在了一起。
“现在的……会有一点复杂的表情的青峰君,我也喜欢。”
 
话音落下的顷刻,世界的躁动退潮了。
 
“阿哲,你知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啥意思?”
“我知道。可是……青峰君呢?有没有明白过来呢。”
青峰的眼神倏地变了。
“……哈。你这种进攻也太天真了啊!”
运球声和鞋底的摩擦声一下子混乱了起来,但是认真的互角大概只进行了三秒钟。反应过来的时候,球已经被夺到了青峰手里。连忙折回到防守位置的黑子并没有来得及调整体势,只是瞪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仿佛把身体机能调到最大变速档的青峰向他猛冲了过来——
——然后在几乎是贴近的0.1公分的距离急停住了。
 
下盘的冲撞让黑子踉跄了一下,被青峰拽了把才勉强没往后跌。
紧贴着对方的身体站直,只留下勉强允许彼此呼吸通过的空间。青峰停下了前进的趋势,手位移到了身侧,只是懒洋洋地一下一下运着球。
“……那你知道我这样是什么意思吗。”
“…………”
贴得太近了,近到平视的角度就看不到脸的程度。但是黑子一步都没有后退……彼此的气息都能听得很清楚。温暖的呼吸在空气中变成了潮湿的淡雾。
软绵绵的浅色头发一直蹭到青峰的脖子上,随着吐息微微晃动,蹭得他很痒。沉默持续了一小会儿,颈间的气息忽然骚动开了:
“青峰君……不,桐皇5番青峰选手。这是带球撞人,是犯规的意思。”
一抬头就会顶到青峰的下巴,不过也连着把他的视线全挡住了。两个人的心思实际都已经不知道飘到了哪里,黑子的左手还是下意识地伸向了对面的身后侧——
一个轻快的袭击,球被推飞了出去。但是他伸出的手没有收回,只是随着先前的方向悄悄地滑落下来,有点顺理成章地挂到了青峰衣摆上。
 
青峰低下头,察觉到黑子表情的变化似乎比往常更明显了一点。
“笑屁啊,你也拉人犯规。”
啊……黑子的周围,好像又有小星星在飞出来了。
 
 
时间可以倒退的话,就会看到烈日当空时蓬勃的光辉吧。即使慢慢变得暗淡下来,夕烧的颜色也一定很美……但是现在,天光早就完全地沉没了。向前路望去,只有仿佛由无边际的暗闇延伸出的地表和深青色的天空,好像踏进了黑影的王国。
温暖又复杂的情绪也像荆棘一样慢慢缠绕上来了。不过这一次,似乎并没有带来不好的预感。
 
2号有一点无辜地在眼前的四条腿周围兜着圈子,从刚才开始,两个犯规球员之间就连一只小狗都挤不进去了。
都已经到了圣诞节快要结束的时间。在这块小小的领域里,终于有一点点约会的气氛出现了。
 
 
 
 
End.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プロフィール

HN:
早蕨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二十代果糖少女
不吐嘈会死星人
既宅又腐 前途未卜
外貌协会 便当教徒
神经粗大 文字拖沓
劳碌终年 深海下潜

BGM

↓手動播放↓

最新コメント

[03/24 yuzen]
[11/14 喬J]
[11/09 喬J]
[11/09 喬J]
[10/13 早蕨]

最新記事

(10/07)
(05/31)
(05/18)
(05/08)
(02/15)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ネコ溫度計

DIGU

SINA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生きる事は愛する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