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生きる事は愛する事

儚く舞う 無数の願いは  この両手に積もってゆく

2017/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於是
陪伴了俺4年有餘的蘭丸在今天正式畢業了
大変お疲れ様でした!
由於爸比工作需要便擕電腦 所以把蘭丸重灌了一下 清理得乾乾淨淨地送了出去 今後也要有勞繼續辛苦了=v=
於是這位是新接班的紅姬大小姐(熱烈鼓掌

图像077

其實那啥 自昨天迎進家門起俺就被vista折磨到現在orz……另外現在電腦的配置好驚悚||| 囧囧地撥弄著這位小姑娘 縂覺得有種被高端技術鄙視了的感覺(扶額|||

*夏季日劇
依舊神經兮兮地去拖了J家相關的
暫時先下了雙頭犬和Buzzer Beat
想起某夜辰少爺爆出那句“白石童鞋=縂長大人”害得俺噴水砸地板許久……|||
那麽話説其實俺覺得縂長大人還是不適合演壞人的 他笑起來真的太純良 又是無敵美顏 這是哪門子的惡魔啊喂……(輪不到乃來挑刺!
另外感慨一下小亮童鞋越發受了……
而後就是小光 看到他出場的時候俺努力辨認了一下||| 然我還是感動慾泣……八乙女光小朋友他終于還是走著正道 沒有如願地長成筋肉男 我真的很高興(你差不多一點|||
想起來這儅貌似還有宏太的劇呢 我得去找找> <

Buzzer Beat我本來以爲是改編井上的漫畫orz 其實呢也就打著運動幌子慢吞吞地講80代青年職場戀愛扒拉扒拉……
本來看得已經打哈欠了 後來覺得伊藤英明幾句説教勉強中聽 還是看下去了 話説這位明顯地沒有年輕時可愛了 時光不饒人呀(抖
Love make me strong 噗——挺美妙的一句話呀XD

*連載
於是這個月小景意料中地賣萌了 他也一貫自high了 這下還去調戯小蘑菇……景子啊我真替你害羞(捂臉
另外話説場邊圍觀的謙也君和聖書君 你們接下來是對手好不好!説不定下一話就要開戰了呢!居然還在悠哉遊哉地扯皮|||我果然小看了大阪人的神經……
順便拍桌 白石你原來是負責發呆的呢 你果然是受啊 謙也的吐嘈好讚> < 趁著千歲找橘敍舊你們就……(喂!
手冢國光同學還是沒有留情面地打壓了海堂同學 然後那啥情節來了 海棠小朋友顯然嚴重誤解了部長用意(這就是常識人的思維) 另一邊F子又在場邊作解語花狀 噗——小孩你果然一貫不倦於做最了解T某的人
新連載了 你們兩只總是要明裏暗裏地來點JQ 其實你們也想走上臺面了嘛……摸摸>v<
最後無情詛咒一下許廢鋼大叔唱片賣不掉 賣不掉賣不掉 嗯嗯 

以上。

 

拍手[0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奇妙的分割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其实思索了很长时间,但是最后还是决定要写一写我去年至今的一段生活。从任何角度来说,这些记忆对我都是弥足珍贵的。

关于Monster Hunter Portable 2G 这个游戏,一些人和一些事。

 

我是个腐女+半宅,有交往障碍症。本质上来说是一个很贪玩的人,容易被有趣的东西吸引。在Anime爬过一堆糟糕的东西。POTBLEACHJ禁,银魂,D灰,家教……各处落脚了一阵,最后还是会因为微妙的原因走掉。可能是我天生不是混坛子的料。

去年春天开始频繁地黑昏。学业很烦人,而那时我又在DA做漫画修图,热情得要死没太大好处,我总是搞得眼睛脱窗。植物神经失调,之后我生了一场大病。

一个人躺医院的时候,我终于觉得很累很累。

因为贪玩,被蹉跎掉了很多,得到的却很少。我非常的疲倦,很多次想死了算了。

 

但是生活总是很奇妙的。在这么一个人2B小资了一阵之后,我还是觉得受不了。从家和学校和医院来回跑的期间,无聊的我开始玩psp游戏,老板在我机器里装了Monster Hunter,身边也有朋友在玩,我很快就陷进去了。在Anime这边混了那么多年,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走出来,然后我居然爬去游戏了,想起来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很神奇……傻到一般境界的人都不会像我这样的,我傻到了一个很高级的境界啊。但是就是这样,我开始打这个游戏,身体和精神都变得好起来了,元气满满,这就是新生活。

 

Monster Hunter怪物猎人,表达一下我关于这个游戏的感想。首先这是一款很男性向的游戏,当然,不是说里面都是衣着暴露的MM……它归属到动作游戏的范围,对手脑反应和节奏控制都有很高的要求,而这不是女性擅长的。女孩子一般比较喜欢玩脑残一点的或者看攻略可以搞定的游戏。但是MH完全不是这样,你可以去看攻略,但是看完你依旧毛都不会。人物用武器砍杀怪物,自己会有硬直,吃完药还得强制做一个很2的动作,很多时候眼睁睁看自己死掉;G级怪咬你一口你大半血槽空掉,但是你全力一击命中要害他可能才掉百分之一的血;当你好不容易完成任务想做优秀装备,还会发现自己少一些矿物素材或者昆虫素材,需要你再去农场种地或者跑到山里做采集……

我估摸国内这个游戏的玩家里男女比例基本上1001的样子吧……汗。打得烂的人多如蝼蚁,技巧高超的玩家让人疯狂敬仰。基本就是这样。

别问我为啥会喜欢上MH。我很无聊,但它很有趣。没更多的理由。

 

尽管是psp游戏,聪明的人想出了一些办法,原理我不是很懂……就是,让pspWLAN和电脑连接,然后电脑上网,开发一个平台,就这样,psp的玩家也可以和远在千里之外的人联机了。非常神奇。

去年夏天我买了一个特殊的网卡,然后开始上MZ平台和陌生人一起打这款psp游戏。怪物很强,但是这样就可以在4人一组的范围以内围殴他们了。

所以,当我真正混到这个游戏里去之后,才发现那就是个男人堆。我从来都是混女性向论坛的,这个世界让我觉得非常好奇。

MZ上见到的字眼基本就是“哦曹”“哦日”“法克”“特么的”“我湿了”,我第一天爬上平台,就看见有人在发苍井空的写真。男生们大部分用人妖号,因为女性装备比较漂亮,女性人物跌倒的时候偷看一下小裤裤,听一下惨叫,基本也是他们的乐趣之一。

 

其实,我平时也会说特么,哦日,和我比较熟的人都知道,我身体里住着一个大叔。可是更早以前我在犹豫用男号还是女号的时候,看到了男性的装备设定,被惊吓到了……所以我的大号依然是女性角色。

大家都用女号哦!……接下来,这就是一个关于男人们的故事。

 

MZ不久之后,我认识了Karst。然后他就是这个故事的男煮饺了。不用误会,我不是女煮饺,接下来我的立场就是一个损友+路人+旁观者。这个游戏的世界是非常男人味的,直到现在我还是本能地认为女人没有什么插足进来的资格。

Karst是一个很强的玩家。其实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他也就是一般的强,一度我自以为是地以为他和我差不多水平……但事实是,在所有认识的人里面,他的无限潜能是让我最看不懂的。他要做视频的时候也会失败很多次,以前我就跟他说,没关系,我觉得你憋个一晚上就做出来了。结果他后来还真的不管啥牛比的视频都给憋出来了,让我极度无语。

一年前他和我混在野队里很普通地打打怪刷刷素材,一年之后,他已经是数十个优异SP的主人、Divinity战队的队长、站在顶级猎人之中最前排的男人……现在我仰望他的时候,脖子变得好酸。我不知道别人具体怎么看他,但是他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创造神话的人。结识了他,是我在这个游戏圈子里遇到的最神奇的事情没有之一。

 

刚开始联机的时候我自然是挺弱鸡的。之前朋友离得太远,没有人带着玩,一个人打到G级在艰难地刷装备。我喜欢的武器是双剑,脑残地不分场合乱舞。后来也常用大剑和锤子。拿着有巨大破坏力的武器,一板子劈到怪脑门上的时候,心里有一种奇妙的安全感。

刚上MZ后我总是尽可能地寻找可以一起完成高难度任务的猎人,蹭点好材料。尽管被当花瓶我一点都不高兴,这个时候女性的身份还是变成了Ace,我也觉得自己很明显地受到了照顾……一段时间以后有一个朋友把我拉进了一支野队,一群人问我要照片……说来女人在这样场合下拿出的基本都是不太好相信的东西。我丢了张高中时候的照片。高中里的我是白馒头,现在大学里的我是青干菜,总的来说都没啥美感可言,但是这边雌性荷尔蒙实在稀缺的关系吧,一群人在拍桌子,说“哦草!妹子!”。基本Karst在那群人里边估计也在喊,哦草,妹子……这样吧。虽然,那时因为我老用双剑,他都叫我电锯大妈……

 

毫无疑问地,他是那个三脚猫队伍里玩得最好的人。他平时也喜欢用近战兵器,但实际上,他是一个弓手。

弓手。现在我想起这个词,都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神圣感。

刚打游戏的时候我也把所有武器试了一遍。那时候拿弓别说完成任务,压根就射不中怪。这个武器对手指的操作要求好高,我当时就在心里喊,战,这种东西怎么用啊!然后就放弃了。

后来当我用厌了双剑,慢慢地也开始拿其他武器玩,然后我变得会用弓了。但是,这和真正的弓手的定义还是不一样的。

MH11种武器里,只有3种是远程武器,分别是轻重弩和弓箭。和近战不同,远程对人物走位的操作更加微妙了,弓箭尤其是这样。走太远,伤害会变得很低,走太近,就容易被怪物殴打到。远程装备的防御力设定只有近战的一半,说通俗点就是不经打,到了G级吃个大招瞬间毙命是很正常的。

一个成熟的弓箭手的定义——那就是绝对不受伤。撇开可以随便打的团体战,猎人孤身战斗的时候,吃了一招,就容易再吃第二招,然而弓手微薄的防御力是不可能顶得住第二下的,所以优秀的弓手都是一群不受伤的人。他们游走在怪物的命中范围内,依靠翻滚的无敌时间和精确的走位躲避攻击,然后手脑的协调操作瞄准靶心,箭矢射出,击中目标。

弓箭的攻击力是比不上近战和弩炮的,于是有一种装备技能变成了他们的必备之选,那就是火势场力。这其实是个日文,翻译过来就是,危急之时的力量。在任务时装备并开启火势场力,简称开火。这个开火的条件是什么呢……那就是,你要被攻击到濒临死亡,HP槽里只剩下一丝儿血,这个时候“火”的技能会使人物的攻击力变成原来的1.35倍,使得射出的箭矢拥有更强的破坏力。

一个弓手的游戏任务示范视频通常的情况就是,你会看到一个人,在场外拿炸药炸自己,炸到HP只剩下8点以下(总血量150),然后他才拿出武器开始攻击。我早先不知道这个技能,因为我那时还不雇佣厨房猫……下位老山龙打不过的时候我看了一个猫火霸弓的视频,先以为那人脑子2了,后以为那人单纯地在装B……

总之,日本人常说的“一生悬命”,说的就是这样的人。他们在用危急之时的爆发力给与目标沉痛攻击,却滴血不染战衣。他们的战斗令人晕眩的精彩,身姿异常优雅。

这就是所谓的弓手。

 

Karst认识一段时间之后,他开始录制游戏视频。认识他之后见到他录的第一个视频是裸奔金狮子。裸奔就是不装备防具,毫无防御力,攻击技能也完全没有。但是弓手录视频都是不受伤的,裸奔意义其实不大。二来金狮子呢,这头牙兽总是让近战的人比较苦恼,但是远程意外的好打,刚开始练习用弓的人都拿它开刷……所以那时我对他这处女视频没有太大的感觉……因为换成我也能立刻录个出来的。我身边有个朋友,他大概玩游戏200小时左右开始没事干站在电玩店里表演裸奔猫火弓金狮,我们看到了就损他“哦草,乃个装B的!”。那店里时不时路过几个不明真相的新人,很鄙夷地说:你们看那个人啊,他被打到只有这点血了,还没衣服穿,我们都有蓝速龙装呢……每次他都装B不成反呕血……

那时我自己能独立完成所有的官方任务了,双剑以外,我也开始尝试玩其他武器。在MZ上会带人刷素材升级——别人在区外摸蘑菇,我一个人砍,砍完了他们来挖材料。我从来不把自己和高手作比较,所以那时觉得自己也不是很弱,至少如果把这个游戏当考试我不仅能算及格了而且还能拿个七八十分,我不追求99100,那多累人呢。就是这种感觉。

之前我一直觉得,Karst是一个打得挺好而且武器使用很平衡(不像我某武器一柱擎天其他只勉强入门)的人。

而几个月之后,经常在联机时差不多也都在用双剑啊锤子啊的这个男生,他告诉我他最喜欢的武器其实就是弓。我很是震惊。

然后他第一个让人看不懂的视频就诞生了。猫火刚弓龙王系谱。结果就是把论坛上的人都吓傻了。

龙王的系谱一直是一个普通玩家单人(不用道具牵制)不太好通过的任务。防御和攻击倍率最高的两条金银火龙被安置在同一个竞技场内,猎人一进去就受到围攻。到现在我依然觉得不用闪光玉单挑这类任务的人都是想找虐的M……一般来说,一头怪物的攻击规律和范围都是比较好掌握的,但是两只在场就是不同的状况了。两条飞龙的攻击几乎没有空隙,新人进去能全身而退就不错了,但是就是有一些强得逆天的人可以在这样的场面下冷静地将两怪逐一击杀……

从那一天开始,Karst一只脚踩进了那群高手的队伍里面。他单人入场,开了火,没有受伤地(废话!),并且以很高的攻击频率急速完成了这个任务。

看完那个视频,我整个人陷入了一个呆滞的状态。我知道玩这个游戏的人里面有一撮拥有神技的高手,以前我完不成任务的时候就会去看他们的示范视频(不过基本也学不来他们的打法……),但是我没有想到那样的人居然可以离我如此之近。

士别三日刮目相看,说的就是他了。

他并不是深藏不露,我隐约地可以感觉到他很踏实也很努力,慢慢地他就玩得很好了。通过自己的play,他想要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实力。

 

讲到这里,局外人可能会想笑。玩游戏而已,怎么会这么当真。其实这也是我一直抱着的想法。但是这个游戏真的很有趣,可以为了自己喜欢的东西而努力,这实际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那个时候在和我们联机刷怪同时也默默研究、制作视频的Karst,他一定是非常快乐的。

那个时候我也很快乐。完全地沉浸在这个游戏所带来的生动刺激里。一群人以为我在沉迷网游,我妈问我是不是在WOW……我觉得甚不爽,因为这不是网游啊……从那以后我开始觉得MH衍生的MHF以外所有网游都是浪费时间的2B物。这个游戏让我觉得很特别,我忘掉了很多郁闷的事情。到现在我还是觉得,当时开始玩MH真是太好了。

 

嘛……扯回来。所以之后这位神奇的男人Karst他就进了战队。

DIV之前他已经做了几个够让人呆掉的视频了,我也知道从今以后会有很多强者和他搭讪,很自然地他就走到我这边看得到摸不着的领域去了。

关于战队的概念,我以前都以为就是一群关系好没事凑一块打游戏的人……其实我一直觉得,即便只是这样而已也不为过。MH这个地方的战队现在已经衍变成一个个高手的集团。这些人的个性有别,武器选择和擅长打的怪都可能不一样,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强大。

其实这也蛮好理解的。外面社会也是一样的,同一个水平的人才容易扎堆。

MH这边的战队里的人不一定总是凑一起联机,但是人人都会做很牛比的单人挑怪视频。进入一支队伍的意义里,有比起交朋友更让人在意的一点,那就是可以证明自己很强。很明显的本土特色。诚实一点来说,我想到这一点,有时会觉得心里发毛。

因为我觉得打游戏只要开心就可以了,又不是说实力弱一点的玩家就不是猎人了。并且我觉得,有人的地方就有事端。一群人扎堆了有好事必然也会有坏事。现在说的刻薄点,我认为为了浮夸名号和某圈子的地位而忘记掉自己最初的快乐的人都是可怜的家伙。

我这样的想法应该是很片面的。一来因为我本身不是强者,二来因为我是个女的。男人们骨子里可都是好斗又好胜的,在女孩面前尤其自我膨胀,喜欢随便地把自己做的事情当作征服世界的手段,这是站在我这边可以看清但是不能理解的一个真相。

 

KarstDivinity战队的领袖人物邀请了。这个战队是很有名的队伍,实力强劲。我还在上位G位奋战的CJ时期看过这个队伍的队员的很多个视频,觉得他们都是妖怪,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生物(好吧现在还是这样)。

那时候Karst也是很CJ的,要不要入队他纠结别扭了许久。

我从他这边听到了雪姬影(性别:男= =)这个名字,然后我觉得ドキドキ影子也是一位弓手。我不记得这个人做过多少视频,反正我有偷看过很多就是了。我只记得他强得逆天,那时候我以为他是Div的队长,因为bus那里他是Div专区的版主。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一撮人,只是暗暗潜在那里就可以给人压力,而影子就是这样的角色。后来我也看见过他处理人事的样子,基本是やくざ一样的手腕。但是所谓Leader应该就是这样子的。论坛上这位的头像是鬼眼狂的真田幸村,腹黑伪娘鹡鸰眼,强到变态。和他的形象真的挺像……

如果是在社会上,我绝对会很害怕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但是在这个圈子里,我仅站在一边旁观他和他的队伍,就有非常钦佩的感觉……

然后呢Karst别扭着别扭着就入队了。那个时候我挺担心他,我白目的脑海里那高手的地盘上群魔乱舞,有一群以虐杀怪物为乐的怪蜀黍,队长是一位有着危险魅力的男人……但是Karst是我的玩伴,他那么CJ,甚至还不及我一半的腹黑……他会不会被他们吃掉啊||||

 

ヘタリア里曾经有一段让我有点揪心的故事。

神圣罗马决定要打仗,要变强,他告诉自己青梅竹马的意大利说我要走了。意大利很惆怅地说:为什么每个男人都是这样呢,变强变强的。我爷爷罗马帝国就是很强大的人,但是他的背上都是伤痕,他是因为太强大才死去的。我不想神圣罗马也变成那样。就算神圣罗马只是小时候陪着我玩耍的神圣罗马,我也很满足了。

然后神圣罗马把意大利的手甩开,毅然地扭头走掉了。

看到这里我当时就有点代入感,差点没哭出来。(不好意思、我肉麻了我自重……

嘛,总之我担心也没毛用。交换立场地想,换作我我也一定会入队的。人的心里总是或多或少地有着这么点虚荣,女人都这样,何况男人。我知道他不是因为这样才入队的,但是我觉得即便只是这点原因也够他去加入这个强者如云的集团了。

 

然后当然不会有我想的那么可怕,人家当然不会吃了他……Karst人缘一直很好,很CJ又待人真诚,好恶分明,所以他交了很多朋友——反正都是强得很变态的男人。

在他结交的强者里面,有很多我一直很崇拜的人。我挺喜欢看视频的,觉得那是一种乐趣。我很敬仰可以打出强烈个人风格的人,比如yamede,比如胧,比如Killer战队的Lena、掰话涛;我崇拜纯粹技术很强极速灭怪的人,比如Div一帮妖怪;我也喜欢悄悄观察为人处事很有趣的一些人,比如雪姬影,Killer的当当,论坛的大佬……

作为一个从2G发售才开始玩的小字辈,大体我在论坛上看他们发帖发视频,就是追星族看到偶像的心情。

另外一边,Karst他自己也越来越强,逐渐强到了令人费解的境界。之后我看他的视频,基本都是在心里呐喊:哦太阳,这是什么,老娘看不懂!然后他一般就会跑过来对着我装嫩:我是Div最菜!你们才都是神!大大求带!……嘛,他平时不会装嫩,他这样强的人再装嫩必然会被群殴。而我是他认识的人里最弱小的了,只有我永远不会欺负他……所以他才老是在我面前装。其实每次我也很愤慨啊,但是想想也就忍了……反正接着我就反过来吐嘈他,吐嘈这档子事我就比他强不知道多少了,他从来没赢过……

 

白驹过隙,世事变迁。巴士论坛倒了又开。人凑作堆,论坛就是冤孽,麻烦事很多。Karst出了名,变成了猎人区的版主,也碰到了挺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说到这里呢,感觉我好像除了强和CJ就没有拿其他词形容Karst了,其实这位同学就是这样的。打几个比方,他会单纯地觉得女性向同人图很好看然后拿来做头像签名,我看到了总是一阵邪恶地暗爽|||……有次论坛换版头图,我找到磁性瓷的画给他,然后他说小瓷画的猎人MM的胸部太大了看得受不了……他做出来视频太可怕,难免被人家善意地群起围观吐嘈,被叫做霸气土豪星的时候他除了大叫“哦草”也没辙了。以前有一两次,我在论坛水塔发现他和大佬在讨论女人问题,一边大佬在炫耀经历没边地耍帅,一边他在恍然大悟地做笔记,我知道偷看人家BL很不道德,还是在屏幕后面笑到了肚子抽筋……

土豆优酷上总有不明真相的纱布说高手视频是开金手指修改的。也有人守在他窝蹲着刷,看见出视频就酸葡萄一下。人和人之间永远不会倦怠于互相折磨,队伍和队伍之间纠纷也没见少到哪里去。慢慢地Karst在他的队伍里说话变得很有分量,但是必然地负担也会变重。其实这人有改不掉的习惯,碰到那些事情,他都可以一个人纠结很长时间,哪怕有问题的或者说事端根本不是他。

不记得是谁说起过这样一句话:弓手都是天地一匹孤狼。我看到这句话,想起了几个弓神,比如胧,比如机动战猫,他们强得不像话,并且潇洒得一比。后来我把这句话告诉Karst,他说他有同感。我暗暗地在想,他在纠结那些游戏范围之外的杂事的时候会不会也很想逃走。如果变成了一匹孤狼,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事了。

 

那些事情带来的烦恼,可以从游戏里得到发泄吗?

其实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调节自己的。也不知道作为朋友我可以为他分担多少。

这边厢的我是个糟糕的女人。我郁闷起来就喝很多酒。如果开车在外面,就在高架上紧急停车,跳下来对着桥下大喊:FUCK!!!。如果家里没人,就把音响开到令人发指的响,放着椎名林檎和户川纯,彻夜抽烟。

MH之后我好脾气了很多。以前是拿上我最喜欢的电锯(单纯觉得这刀很有feel……),带着15个闪光玉,跑到塔顶去找可怜的金火……现在换成穿个回避性能拿个霸爪去约会轰龙……恶劣的性质貌似还是没变。

 

我以前看过炸弹人的始祖yamede老师的一个文艺MAD视频。大体是说,一个猎人在通过了所有的任务,可以把所有的怪当儿子打的时候,忽然觉得百无聊赖。他接了采集任务,一路奔跑,开始思索自己为什么打猎。从雪山到密林,从沼泽到沙漠,从火山到古塔……跑着跑着,跑到筋疲力尽的时候,他终于领悟到了什么……

在过关所有的任务之后,MH这个游戏是不是就完结了呢?

我时常听到Karst说起论坛上和队伍里的那些事情,站在朋友角度,我很替他郁闷。交换立场,要是代入我以前在那些个论坛来来去去的经历,说不定有一天会我就会很想把这个游戏over掉,然后也默默地溜走。

但事实不是这样的。

这个游戏还是拥有了其他一些东西,让玩家在全任务之后,甚至觉得自己背离初衷之后依然离不开它的一些因素。难以言喻,只好意会……

这是一个代入感很强的游戏。一个人的风格,狩猎的意志和原则,都可以通过视频show play来展现。对于单机就是这样。对于团体的话感触应该更深一点,有兴趣的人可以去niconico挖一点日本玩家的团战视频看。这个游戏让一群相隔千里的人变成家人一样,在一个平台上可以找到共同战斗和互相守护的同伴,在我看来是一件挺浪漫的事……这种魅力非常神奇。

 

我的一个死党有改不了的照顾人的习惯,总是带着生命粉尘,陷阱和麻醉玉。

我遇见过一个很可爱的人,他使用重弩,打光了身上所有子弹,然后他上去用脚踢怪。

我曾经为了把被风炮吹到的朋友身上的冰块踢碎结果自己给钢龙撞死猫车回家。

我跑得很远去磨刀但是轰龙还是追着我爬了过来,心想完了完了的时候它被远处的神奇的Karst一箭射到硬直跌在地上嗷嗷叫。

我曾经有一次得以和自己最崇拜的双刀偶像之一联机,尽管他没有用双刀,尽管我因为紧张不知道在砍点什么,但依然激动得要死。

很久以后,某天我小号要采集矿石,无数次任务后麻木地跑到雪山,猛然发现湖面寒冷的夜色很美很美。

……

感动的瞬间那么的多,根本数不完。在这种时候,我只好感慨,这个游戏和我遇到的这些人真的太奇妙了。

Karst入了战队之后还是经常找我联机。我发现普通任务里的怪容易被我们打到爬不起来,所以之后就玩自制任务。或者我穿着打酱油的女仆装护士装之类开始卖萌,趁他努力K怪我就用锤子把他飞到天上去……无论发生了什么,当我们连接到平台,在集会所见到彼此的时候,我真心地希望他可以变得比上一刻更快乐。像回到一年前一样。

 

在某些纷纷扰扰层出不穷的同时,结果我还是总会找到让我想要继续玩下去的原因。因为我是圈外人,于是我不太受影响,那些纷扰根本也不干我毛事。但我还是一直还是觉得人群很可怕,时不时地想,挤在人群当中的Karst君一定很辛苦……

然而,这个游戏依然会继续。在我的印象之中,哪怕人去楼空,它也永远不会完结。

最近我又有点蹉跎了,忙得要死,但是psp还是在手里,这游戏总归跑不掉要被我玩。我不知道自己今后还需要为该死的贪玩本性付出多少代价,所以把每天都当作世界末日,居然还活得挺开心的。总之也默默地期待P3了。另一边我的那群狗友无聊之余竟然纷纷跑去装了欧版的MH然后打得超high,我真服了他们。

所以,我想说,决定了要继续留守这片领地的Karst,请你一定要加油哦。

 

最后想不出啥了。我想要抄一段歌词,这是首老歌,这几天我总是一遍遍地重温它,觉得和此时此刻的心情意外地合拍……

 

あの蒼ざめた海の彼方で まさに誰かが傷んでいる 

まだ飛べない雛たちみたいに 僕はこの非力を嘆いている 

急げ悲しみ 翼に変われ 

急げ傷跡 羅針盤になれ 

まだ飛べない雛たちみたいに 僕はこの非力を嘆いている

 

夢が迎えに来てくれるまで 震えて待ってるだけだった昨日 

明日 僕は龍の足元へ崖を登り 呼ぶよさあ、行こうぜ 

銀の龍の背に乗って 届けに行こう 命の砂漠へ 

銀の龍の背に乗って 運んで行こう 雨雲の渦を 

 

失うものさえ失ってなお 人はまだ誰かの指にすがる 

柔らかな皮膚しかない理由は 人が人の傷みを聴くためだ 

急げ悲しみ 翼に変われ 

急げ傷跡 羅針盤になれ 

まだ飛べない雛たちみたいに 僕はこの非力を嘆いている

 

わたボコリみたいな翼でも 木の芽みたいな頼りない爪でも 

明日 僕は龍の足元へ崖を登り 呼ぶよさあ、行こうぜ

銀の龍の背に乗って 届けに行こう 命の砂漠へ 

銀の龍の背に乗って 運んで行こう 雨雲の渦を 

銀の龍の背に乗って 

銀の龍の背に乗って

 

PS.这篇东西由于是丢在blog自言自语用的,我被教育不能对日记说谎,于是文字粗俗语句直白。

基本上在快要写完的时候,我隐约地在为一件事情得意。那是啥呢,大概是我和Karst一直都是好朋友的事情。

虽然我们都没见到过彼此,虽然他逐渐强得让人受不了了,有时候还是会为了寻找轻松和我联机。在纠结什么事情的时候,会过来和我吐苦水。我最早地认识了他,看着他一点一点变成了这么强大的人,不过他脑回路好像没啥进步,还是如此CJ……

马上他要生日了。尽管我还是菜如当年,可是在这个时候,甭管是哪个战队哪个强到妖怪级别的人,都不能过来和我比肩与Karst星尘这个人的交情。除非哪天他决定要和我绝交……

一切,就是这样。

Happy Birthday to Karst

PR

No title

哇~红色的sony好御姐~突然后悔买粉的了......T^T
by 奇怪的小朋友 URL 2009/08/11(Tue)03:18:41 編集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プロフィール

HN:
早蕨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二十代果糖少女
不吐嘈会死星人
既宅又腐 前途未卜
外貌协会 便当教徒
神经粗大 文字拖沓
劳碌终年 深海下潜

BGM

↓手動播放↓

最新コメント

[03/24 yuzen]
[11/14 喬J]
[11/09 喬J]
[11/09 喬J]
[10/13 早蕨]

最新記事

(10/07)
(05/31)
(05/18)
(05/08)
(02/15)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ネコ溫度計

DIGU

SINA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生きる事は愛する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