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生きる事は愛する事

儚く舞う 無数の願いは  この両手に積もってゆく

2017/09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于是……

关于大前天应该出来却消失了的追记,原因如标题。
真心求魔王大人宽恕。文章折一下下。

拍手[0回]


出于那么点无聊和写正儿八经内容时爱装13的本性,我想先来贴个氛围合适的BGM……



幸村精市二三事

yukimurahai.jpg

*
站在球场上的资格

井上:幸村君以剥夺对手五感的YIPS为得意技。但是你本来的实力就已经够强了,其实,不用那样的技巧,只靠普通的打法就能取胜的吧?
幸村:胜负之中难道有所谓绝对吗?有时,单靠Lucky shot也能赢得比赛。所以,得完全除去那样的可能性才可以。靠着夺取对手五感这种方法,能够100%保证胜利
井上:确、确实是这样,不过那种为了自己的胜利而给对手带来极大痛苦的做法,是有违体育精神的吧……我觉得……
幸村:在这世上,真正有才能、真正能够走到顶点的选手有多少?恐怕连1%都不到。对那些想着网球真快乐”“我也有才能的人,浪费时间与无用的练习,最终也只能够触到名为绝望的无法逾越的厚壁。既然如此,我想,能让他们懂得自己的限界,是为了他们好。
井上:好、好极端……就算他们没有到达顶点,每个人也有打网球的权利吧……
幸村:快乐仅能在胜利之中寻到——但这只限于那些能够握住胜利的人。我很遗憾,但我要说,那些不可能赢的人,根本不需要站在球场上。不过,你恐怕也听不到我这些话了吧。你看起来已经失去听觉了喔。

——出自ペアプリ VOL.5

*
偏执

在提及YIPS的话题中,幸村精市终于还是给出了这样的回答。这种具有某些传统反派意味的思维模式,于其个人,应该是出自未健全的价值观和些微的中二情结。而在精神层面上,实际是消极的情绪。
最后,这依然是一段没有逾越中学生思维的发言。
认为不可能赢的人也不须要战斗——如果这样的思路于人于己没有偏颇,那么也可以说,在幸村本人遇到自觉没有胜算的情况时,他或许也会放弃努力,也不再抱有希望。在最恶劣的情况下,也是有可能自暴自弃的。
这与他本身的实力和精神力有多强、他有多少直面黑暗的勇气、他捉住希望之后能付出多大的努力,都是无关的。
因为幸村不会愿意去撞自己眼界之内的南墙。
并且,即便曾经用自己的眼睛和身体去见证过奇迹的上演,直到现在,他也依然不相信奇迹。

* LOVE PUNCH

40.5
中曾经有过关于铁拳制裁的捏它,指出幸村也挨过一次。而后,pp5桑原在寄语中又说,幸村并未因决赛S1的落败而被揍。
这一点的迟迟得证,相当于官方透露了幸村唯一一次被真田拳头相向的缘由。
生病这件事从本质上来讲,并没有起到改变幸村的三观的作用。并不是说这场横祸来得不够本,只是幸村实际比很多人想象的来得顽固一点而已。
陷入疾病的人都会有他人无法理解的孤独感。在原作中,幸村也有过"我除了网球什么都没有"这样的台词,而神经根炎正是从他的身上剥夺去了运动的资格。可以说,曾因病气而陷入绝望的假设在他的性格上来说是能够成立的。
在那样的时刻,真田的铁拳,无论是出于一时血气上脑的冲动也好,又或许是深切思量后的凝重期冀也好,都是抱着带给他希望的一击,也是将幸村拖离黑暗的最初的救赎。
手术前通话中,幸村说出"我不会再迷惘了"的时候,应该是真田的这贴药起的效吧。
到最后,也并不是"除了网球什么都没有"呢。

* 信赖

关于决赛S3
虽然希望正面对决,但是真田他自己也知道拖长比赛是打赢手冢最好的方法。他介怀和手冢之间的高下,但是那一刻我相信他考虑到的不仅是自己的胜负,也有立海的胜负吧。
正面对决是可能会输的——>不止是对手冢的比赛,之前和迹部私下那场的时候幸村也向他这样指出了。只要幸村在场,就会不留情面地指出这样的问题。
真田到最后选择跟从幸村的指示去比赛,到后来也没有犹豫地去帮越前恢复记忆,我认为都是出于对幸村的信任。
他既相信幸村的求胜战略,也相信幸村不会在正面对决中落败,并不是甘愿抹杀自己的意愿,因为对部长的信赖,他才会这样做。
在pp5中也说了,立海的全国制霸之路并没有结束。即便真田也输过,幸村也输过,到现在他们还是愿意一起去打拚夺冠的路。
这已经足够了。

* 曾经的挚友

……微妙的幻灭。
总结下说,这还是和煮饺观念站错边的结果。
不过,在新连载依然是以完全没有被煮饺洗白的姿态登场的幸村,这样的形象真的是一个尤其强势的存在。
这样的设定也并不是没有道理。幸村和越前认识几个月,但和真田是多少年了呢?幸村败给越前也没有改变一直抱有的执念;在曾经陷入黑暗的时候,却因真田而重新捡起希望。想来想去,他也只有一次肯抛开自己消极的一面,作了赌上性命的觉悟。并不是哪个人跳出来就能轻易地让他这么做的。
今后的连载中,因为作者本身把幸村当作反角,值得洗白,所以也一定会有关于他的新剧情出现。我不知道这个角色在将来会有怎样的改变,但觉得把执念从这个人身上彻底剥除肯定是不行的……只是,希望他在抱着偏执走到尽头之前能有所开窍,给自己也给同伴多留几条路走。哪怕是退一百步,到战线外回望夕阳也好——如果是这样的改变,应该是不为过的。
而如果出现可以改变他的人,人选其实也并不多,别安排得太无稽就好。
既然是作者的笔掌握的输赢,以后也肯定会有很多无可奈何的事。体会并懂得自己的无力,但并不因此丢失前进的勇气——内心有了这样的余裕,才能够成就真正的强大。

+++  +++ + 小分割+ +++ +++

几天前我做了一个怪梦,醒过来的时候慌了半天。
梦的内容是关于バトテニ。也就是网王角色大逃杀。
这个梦似乎还挺长的……看到了一连串猎奇又不离谱的内容。
比如说:
仁王把自己的头从肩膀上搬下来,取掉了自爆环。
忍足兄弟挂得很早。一个被岳人一刀捅,一个被财前一刀捅。
迹部是站着死的。
手冢和真田拿到的武器是锅盖和望远镜。两个人赤手空拳干了一架,然后握手言和,决定协力去做了北野先生,拯救大家。
一群人好不容易统一战线的时候,眼前忽然闪过了一个黑影。不二第一个认出了那是谁。
“啊、幸村……”

这个时候,广播小姐向大家介绍:这位是上一届BR优胜者的幸村同学。

……然后我的闹钟响了。=v=||||
后来我就在质疑自己梦里的印象了,我又觉得是个一闪而过的黑影,又仿佛看见了手背上插着输液管穿着病号服的幸村。
我回想了一阵,终于还是想起了这个形象的来源。

yukimura02.jpg

图片来自日站堕酸。
太阴暗了对不起……不过她家的幸村从来就是这个样子,我也尤其地喜欢。=v=

然后几天后看见幸村在XQ被挂了下城门,贴内各种喜感和悲剧。忍不住也去掺和了几脚,回来想想还是觉得心里毛毛的,于是就写了点闲话。
但是这段闲话我发送了三遍都因为手滑不小心删掉、发了却离奇消失、最后写着写着睡着电脑却因安装插件自动重起……这样的理由,没有发送成功……
我现在好怕啊orz
幸村大魔王请不要再诅咒我了行不!TAT



PR

無題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看TF同人里幸村作为配角出现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的原因了,幸村不是作为一个腹黑病弱美少年就是强势霸道魔王样,但都让我觉得不对味少了点什么,原来是“偏执”二字,早蕨你的总结经常会有让我觉得一针见血的感觉。偏执大概在乖戾和执着之间,偏执的人再强大都让我觉得那是一种不成熟,T和F是半熟少年,已经散发出了理性的气氛尽管有时也会少年的热血或懒散,但对于幸村,我只是觉得他不够成熟,对不起了,大魔王,我这么评价你啊,若是这样一条道走到底,那么绝对就是经典boss形象了

还有这句“体会并懂得自己的无力,但并不因此丢失前进的勇气——内心有了这样的余裕,才能够成就真正的强大。”让我非常非常感慨,短短几字,道尽我这几年的感悟。不管是你的评论还是文章,这种用自己全心全意去体会到的生活感悟和那种心向往之的纯净一样打动我。敏锐的感觉和从容的思考,才能心有余裕去看这个世界和自己吧。语无伦次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连着开了四整天的会脑子已经残掉的人默默爬走。。。
by 木笔 2010/05/11(Tue)13:32:06 編集

無題

开会辛苦了><
其实我也是灰头土脸地从实验室爬出来不知道自己在说点啥……

这只是我个人对幸村的看法,所以肯定有理解的局限性而且CP言论也比较重=v=|||
其实我觉得幸村对胜负的偏执,也就是结果论的观念已经在他自己心中建立得非常坚实,以至于难以动摇——这也是一种成熟。对应地来说,手冢对于"全力以赴"的执著也是非常顽固的,但是我觉得这样的执著和幸村对成功的"全或无"的追求相比,于个人意义上来说更加积极一点吧。手冢身上有一些不懂变通的笨拙感,但是幸村没有。幸村会改变自己的态度,笑嘻嘻地去思考快乐网球的打法,可是内心的价值观依然纹丝不动——这种反差给角色带来了更多一层的黑暗感。
对于幸福感、自我的价值、成败的概念这些东西,是不应该有明确的定义的。如果有人自以为是地去为这些东西下定义,那就是教条。幸村在pp5的访谈中说的话就相当于一种教条,不无道理也不完全正确,我觉得这是他观念不健全和尚且没有脱离中二的表现。=v=

不过其实我喜欢的就是带着这样的黑暗感的幸村呢……幸村fan见到了请砸我好了TVT
by 早蕨 2010/05/12(Wed)13:31:54 編集

無題

无意间逛到这里,看到大人的评论,一时鸡冻难耐忍不住在贵地打扰一下——

和很多幸村命都交流过,但是发现即使是同为幸村命的我们,眼里的幸村精市这个14岁的少年,却可以相差这么多。笑
在我看来,这个人,只是把对队友对他人的责任,全部内化为了施加到自己身上的压力。关于这一点,pairpuri5给出了非常幸村式的回答:“为了重新站在球场上,我克服了死一般的痛苦。并不是我一个人!从真田,到普通的部员,为了胜利,全部都品尝过痛苦的滋味。作为部长的我,若不能在这样的苦痛之后取胜,还有何颜面面对我的部员?”
最终战的幸村,就是作为主角“快乐网球”论的完全对立面,可是这种思维其实我们何其熟悉——背负了从绝望深渊爬上来的痛苦,背负了一路走来的同伴的痛苦,怎么能轻易舍弃掉这些苦难而说出一句纯粹的“网球是快乐的”?
先不论“快乐网球=天衣无缝”的靠谱性,作者在安排“快乐”由越前龙马说出来,在我看来也是相当之顺理成章的——越前比起幸村,他没有延续常胜战绩的使命,他没有领军王者之师的责任,他也没有几乎得了不治之症的经历,他的过往很简单:网球,网球,还是网球。 而这些责任、使命、经历都是幸村注定不可能去否定无视的东西,甚至可以说是影响他价值观的东西,所以在全国决赛、以及之后的新网王和公式书,似乎他“非胜即死”的想法并未改变,也注定他参悟不透主角那种纯粹的境界。
有人说这是固执的表现,是作为作者塑造的BOSS拒绝洗白的表现——在我看来并不是他就真的顽固到排斥他人的观念,至少从后来的剧情上能看到他还是非常愿意去体会这种快乐,但是,如果真的丢掉上述责任使命和过往的话,即等于全盘否定了他个人、乃至整个立海曾经走过的那条充满荆棘的路——真的做出这种事的话,那也就不是我们认识的幸村精市了。所以,哪怕我真心希望他能摆脱这些自我禁锢真正获得单纯的快乐,也明白那是相当困难的。


其实,“体会并懂得自己的无力,但并不因此丢失前进的勇气——内心有了这样的余裕,才能够成就真正的强大。”这句话才是让我感动到泪目忍不住打了大段感想的元凶QAQ
by 路过 2010/06/03(Thu)11:31:52 編集

無題

无意间逛到这里,看到大人的评论,一时鸡冻难耐忍不住在贵地打扰一下——

和很多幸村命都交流过,但是发现即使是同为幸村命的我们,眼里的幸村精市这个14岁的少年,却可以相差这么多。笑
在我看来,这个人,只是把对队友对他人的责任,全部内化为了施加到自己身上的压力。关于这一点,pairpuri5给出了非常幸村式的回答:“为了重新站在球场上,我克服了死一般的痛苦。并不是我一个人!从真田,到普通的部员,为了胜利,全部都品尝过痛苦的滋味。作为部长的我,若不能在这样的苦痛之后取胜,还有何颜面面对我的部员?”
最终战的幸村,就是作为主角“快乐网球”论的完全对立面,可是这种思维其实我们何其熟悉——背负了从绝望深渊爬上来的痛苦,背负了一路走来的同伴的痛苦,怎么能轻易舍弃掉这些苦难而说出一句纯粹的“网球是快乐的”?
先不论“快乐网球=天衣无缝”的靠谱性,作者在安排“快乐”由越前龙马说出来,在我看来也是相当之顺理成章的——越前比起幸村,他没有延续常胜战绩的使命,他没有领军王者之师的责任,他也没有几乎得了不治之症的经历,他的过往很简单:网球,网球,还是网球。 而这些责任、使命、经历都是幸村注定不可能去否定无视的东西,甚至可以说是影响他价值观的东西,所以在全国决赛、以及之后的新网王和公式书,似乎他“非胜即死”的想法并未改变,也注定他参悟不透主角那种纯粹的境界。
有人说这是固执的表现,是作为作者塑造的BOSS拒绝洗白的表现——在我看来并不是他就真的顽固到排斥他人的观念,至少从后来的剧情上能看到他还是非常愿意去体会这种快乐,但是,如果真的丢掉上述责任使命和过往的话,即等于全盘否定了他个人、乃至整个立海曾经走过的那条充满荆棘的路——真的做出这种事的话,那也就不是我们认识的幸村精市了。所以,哪怕我真心希望他能摆脱这些自我禁锢真正获得单纯的快乐,也明白那是相当困难的。


其实,“体会并懂得自己的无力,但并不因此丢失前进的勇气——内心有了这样的余裕,才能够成就真正的强大。”这句话才是让我感动到泪目忍不住打了大段感想的元凶QAQ
by 路过 2010/06/03(Thu)14:30:37 編集

無題

嗷,不好意思连击了

说到大逃杀,以前我也YY过,我并不认为幸村那种尖锐到脆弱的个性会成为最后留下来的那个人,并且他一定会为了同伴的死而发飙——是的我从来没怀疑过立海的同伴爱(此处非CP^_^),不仅在官方公式书里提到过他把全网球部的人都当成恋人来对待了(这真的很囧),而且如果不是因为对同伴的信赖、认可和爱,他不会把他们的艰辛与痛苦往自己身上压。只是他表达的方式很不成熟,从而把自己逼到了只有胜利一条路的绝境而已。哪怕到了很多人吐槽的NPOT中“曾经的同伴”,姑且不论真田和他现在的确不属于同一组,PP5里真田说继续去高中创造奇迹吧,这样的话,也让我坚定的相信他们的友谊并不是能够轻易改变的。说到这里一定要提最近很疯魔的513,在越前领悟天衣无缝之后,幸村在唱常勝する、それが掟时,是望向立海众人的,就这么一个细节轻易让我的BLX碎了一地。

虽然也跟着叫大魔王,但其实我从来不认为幸村精市这个少年,他有黑暗属性呀,笑
by 路过 2010/06/03(Thu)14:49:23 編集

無題

>> 路过君:
我也很赞同你的说法,多谢你的指教> <

「俺からテニスを取ったら 何も残らない テニスは俺自身さ」
说来关于幸村这个角色,动画中安排的这句台词可能在早些年给我留下过最纠结的印象。
一方面也觉得动画多加的台词或许不能当作原作意识去当作参考的准绳,另一方,台词的背景也与病中的孤独感脱不开关系吧。
幸村在全国终战中打出的比赛,一定是出于背负着立海全员的期冀、抱着想要为这支队伍折下桂枝的强烈意志没错。而与此同时,我认为这也是他抱着从未改变的对网球的执念所打出的比赛。
幸村与越前在关于网球的立场上并非始终是对立的……或许可以说,我觉得是从"天衣"的概念建立起来的时候才开始对立的。在这之前,两方同样也背负了很多人的期冀与强烈的自我意愿,是一场立场相当的正面对决。但在幸村使用YIPPS之后,忽然出现了关于他个人经历的回忆:暴病入院的事、陷入不安的时候把真田赶出病房的事、因为自己的无力而发出悲鸣……全部都是痛苦的经历。如果可以把这样的回忆与"网球就是我自身"的台词联系起来,结果才形成了"痛苦的网球"——这样与"天衣无缝"的理念完全相对的立场。
幸村不可能抛得开与立海众共履荆棘的路途,但我觉得这对他来说或许并不能完全用"痛苦的事"来定论。他是一个很好的王将,在这之后,也一定会带领自己的球队继续走下去。
但在将来,如果会面对"你的对手就是你自己"——这样的状况,才会是于他而言更痛苦的战役吧。
幸村的自我终究也不是一个孤立的概念。有他自己的信念,也有同伴所共同筑成的信念。说是偏执,其实也是这个角色在客观上不能够去做自我否定的一个现实吧。

当然,我个人也认为无痛的成功法则是不会存在的。追求快乐是一种积极的心态,但也一定不是全部。在定比分后幸村确实是带着笑去握手的,所以我可以认可全国终战的结果是一场实力上的胜负,或者一场运气因素造成的胜负,但我也许不能接受这是一个观念打败了另一个观念的结果……
……这是我对原作最大的意见。

最后感到抱歉的是,我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幸村粉,也不是立海粉。尽管如此,我对原作的某些处理抱有异议,在尝试去体会幸村这个角色的心情的时候,会因为或多或少的共鸣而感到非常的难过……我不知道该怎样去归纳这种纠结的心情。
SQ连载上关于真田去参与的所谓的"革命",也让我觉得有些不安……但是又有"是真田的话或许没问题"这样的侥幸想法。事实上作者对角色的处理态度又时常远没有我所期望的那样仁慈,在这里,只希望包括幸村在内的所有角色,都可以得到合理一些、积极一些的后续发展了。

++ +++ ++++ +++ ++

嗯……
最后……抱歉 > <
我直接地问了,这位是Lyndol大人么?
……如果我弄错了,真的非常抱歉。
请原谅我几次三番的一面之词,再次感谢你的回复和指教!> <
by 早蕨 2010/06/03(Thu)16:56:38 編集

無題

我不是Lyndol哦

这大概就是本命与非本命的视角差异吧
一开始越前和幸村的立场看起来是相似的,也的确这场S1对他们来讲都是背水一战,但是根本理念的不同就决定了他们必然的对立,也注定越前在逼入绝境的时候能够舍掉那些外物,而幸村做不到——我想作者这里要表达的大概是,幸村所代表的这类人,过分的看重网球这个纯粹运动以外的东西,甚至看重的超过了网球本身,所以他画了两个极端:比赛中越前开天衣之后,并没有提到青学的支柱,而强调的是网球本身很快乐;幸村那边恰好相反,不提网球本身的愉悦,强调的是立海、胜利、掟。在很多人看来(也包括我)过程论和结果论没有完全的对错,只是作者在这里生硬的下了结论认为过程论一定高于结果论,所以才让人觉得难以接受吧。

为什么幸村回忆起来的都是痛苦的事,我很同意早蕨君你的看法——这是一种消极的态度,不过可以理解,因为那场病给他带来的痛苦是巨大的,哪怕已经痊愈了,但是那种痛苦的感受恐怕短时间内无法真正从其中走出来,使得他又把痛苦继续放大了,以致回想起来的时候那些曾经经历过的愉快的事在这份痛苦面前也变得微不足道。
网王中还有一个比别人多经历了一份伤痛的人就是手冢,然而手冢并没有像幸村一样被负面情绪主导,在我看来,不是手冢“笨拙不懂变通”,而正是他真正强大坚韧的地方,反过来讲也是幸村的不成熟之处
而“笑嘻嘻地去思考快乐网球的打法,可是内心的价值观依然纹丝不动”……这里,我完全不怀疑他追求快乐网球是出自真心的,并且他产生去体会这种境界的意愿也都是自发的,只是他不明白正是自己给自己套上的层层枷锁阻断了通向天衣无缝极致的路罢了。这个我觉得可以被叫做洗白,也可以说没被洗白(废话)
正因为我认为PP5算是交代清楚了他很大部分的思维模式,所以他的行为都可以得到解释了——嘛,其实这是身为盲目狂热的幸村粉的一面之辞,大概因为513的关系最近总是特别容易BLX
by 路过 2010/06/04(Fri)14:16:44 編集

無題

啊……因为在Lyn桑对幸村的分析里看到过很相似的地方,所以就这么搞错了,真对不起> <

从作者到读者,大家都有各自视角的局限性吧
如果从fan的立场去分析人物,我就更脑残无逻辑了……如有冒犯请见谅TVT

直到现在幸村也并没有改变自己的打球方法,有去尝试领会所谓的快乐,但实际上也没能做到……没有做出任何逾越设定界限的事,这也就是我们所知的幸村了。
所以从之前淘汰赛到后来的革命桥段,我始终比较在意的是真田的反应呢……掩面|||

513的终战真的是非常辛苦的比赛……我想舞台上重现的那几幕回忆也把辛酸传递给所有观客了。这几天一直被massu的幸村所震慑和感染着,我的脑袋也有坏掉的倾向了……TVT|||(揍
by 早蕨 2010/06/04(Fri)17:07:19 編集

無題

很抱歉回了这么久前的日志TUT
从头到尾看下来以后,一下午没能干别的事,认真想着该怎样回复……最终决定,最好的致敬方法是不是过两天把自己的幸村研究论文也写出来去(滚)
(另外还有个小小感觉是“咦我作为一个脑残幸村厨难道如此出名吗www”←滚蛋wwwwww)

有几个点想说说我的看法TVT

“站在球场上的资格”那一段引用里体现的幸村的思想,是建立在一个大前提下的——幸村本人是无可置疑的强者。为了保证不成为“没有权利站在球场上的人”而始终严苛地要求自己,这种做法的出发点和归宿全都是他对胜负的强烈偏执。所以他才在比赛形势急转直下时表现得那样惊惶失态、那样难以面对失败(“我有何颜面去见我的部员?”)……
输给龙马之后,我觉得,他的心态怎么也调整不好。他能够直面黑暗,直面绝望的深渊,为了微薄的希望付出再高的代价也无所谓,但他这个人从一开始的问题就是不能面对自己。如你所言,他不懂得承认自己有时是无力的,他默认为承认自己无力就是失败,手冢那句敵は己の內にあり,他从来没有真正明白过。手冢所求的是坦坦荡荡不留遗憾,而幸村眼中只有名为胜负的约定——所以幸村的强大,从来都是虚弱的强大。

其它所有所有部分我都同感TVVT包括全国战时真田的一切行动都是出于对幸村的深刻信任,包括一拳打醒幸村,包括新连载“曾经的战友”那种口胡真田你OOC了的感觉(喂)……像我朋友说,真田会说的话应该是“我曾经的挚友还是那样强大,我希望变得更强”,而不是现在那种有如中三生般(咦这个比喻怎么了)小家子气的感觉。

++

此外,我觉得,PP5给出了解读幸村性格的极重要线索,到PP5出来后,幸村之前在原作和官书里的表现才完全没了冲突,以前精分的部分现在看来也都愈合了。……以前我心目中的幸村构成,主要是对胜负的极度偏执+病痛经历;虽然40.5也出现过把全体社员当恋人什么的,也有过连网球都快没有的时候还有双眼睛看着我的言情中二作文,但这些说法都没触到点子上,看上去确实只有囧的感觉。直到看到PP5访谈里↓

“为了重新站在球场上,我克服了死一般的痛苦。并不是我一个人!从真田,到普通的部员,为了胜利,全部都品尝过痛苦的滋味。作为部长的我,若不能在这样的苦痛之后取胜,还有何颜面面对我的部员?”

这一段,我才忽然就觉得幸村的性格其实是这样的——主线是,紧紧绞缠在一起的对胜负的极端偏执和深厚仲间爱。这根主线在他生病前就已经如此;而生病后,加上自己痛苦和绝望的回忆,加上同伴为自己付出的压力和责任,主线的两方面都得到糟糕的强化,他的心不得不挤到了更狭窄的道路上,平添了许多分凄厉。——至于快乐的网球,与其说是他价值观的对立面,不如说根本不是一个思路的——他可以尝试学学样子,但绝不可能理解,也根本无法领略到其中妙处。


长篇大论对不起><,看到讨论幸村就得瑟已是我难治之症了吗(泪)
作为幸村本命,到觉得因为关注幸村太早,思路受到一点点披露的细节的影响,还不如现在直接综合各种信息来看得清楚。我自己为幸村写过两篇东西,都只限于某一个角度而已,缺乏全面性。

然后不得不说,早蕨谢谢你——“体会并懂得自己的无力,但并不因此丢失前进的勇气”,看到这样句子的时候,忍不住就想很郑重的道谢。不止为了幸村,更为了……那个什么和幸村很像的我。(爆)

最后…可以申请交换链接吗?XD
by Lyndol 2010/07/24(Sat)23:02:59 編集

無題

顺说,看到你提到XQ幸村挂城门那个楼………
那楼我也进了而且蹦跶了|||今天幸村是突然想起来了所以重新诅咒了我一下吗我花了五个小时做好的系统盘破损一个文件于是现在又得借机子重新下||||……

还有上面忘了说(你好滚了喂)
大逃杀提纲各种感动,尤其是配图…完全泪目了QVQ
by Lyndol 2010/07/24(Sat)23:06:36 編集

無題

QvQ!
这次是本尊……!(你自重一点
贴这篇扯谈的日志之前我自己也没想到结果会能有机会和幸村粉这样交流,果然我还是活在大魔王的俯视之下的……(……
对自己几乎都是片面的观点非常羞愧,如果有冒犯的地方请见谅> <

想起来,在HFM的radio中,增田俊树这样说:
「這一次的比賽是他複出後,懷著對隊友們的感謝之情,並且抱著一定要讓大家勝利的決心,還有自已一路走到這裏的對網球的執著所打出的比賽。他是一個態度很冷靜,其實內心非常熱血的這樣的一個角色。」

↑↑我无比地相信着这个小朋友TVT
PP5的那段话也让我对这个角色有了更多的认识。然后觉得,像幸村这样会把同伴的期冀变成自己的觉悟的人,果然和手冢那种自我本位的人是有很大不同的,哪怕他们执拗和不肯回头的程度看起来差不多。

舞13整个看得非常纠结。
开战之前他表现得有多冷静,把话说得有多满,被翻局的结果就有多可怕。
幸村是自己把自己的退路斩断的。又或者可以说,从一开始他就不认为自己有退路那种东西。被翻盘的时候,massu的表情近乎绝望……总之看得人很想哭orz
后来radio里massu小结巴着对那段情节作了定义说,是"像内心崩溃了一样"——嗯我继续信他TVT
(啊变成脑残massu粉的言论了对不起

到现在我还是一厢情愿地希望新连载里能给幸村更积极一点的发展。那样残酷的孤注一掷无论放在怎样的比赛背景下都太让人难过了……TVT

++ +++ ++

然后说 我那点爱没事偷看喜欢的作者的蠢蛋行径又暴露了么QAQ 捶地……
以前跳链接跳到过Lyn桑家,有过读着你的文字傻在当场的经历,某些感动是讲不清楚,不要逼我讲(滚wwww
后来myu相关也在你这边找到很多治愈,通奖啊halu相关啊……TVT
(↑↑这个人开始表白了

于是欢快地奔去作链接了XDD

P.S.
バトテニ的梦还是挺可怕的,不过和我心里对很多角色的概念又意外地吻合
比较遗憾的一点是没能梦到后续orz
堕酸的画我一直很喜欢> <
国内同人看得不算多,对角色的理解很多也就是看原作&爬日站慢慢形成+自己想当然的分解了(掩面

by 早蕨 2010/07/25(Sun)17:27:58 編集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プロフィール

HN:
早蕨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二十代果糖少女
不吐嘈会死星人
既宅又腐 前途未卜
外貌协会 便当教徒
神经粗大 文字拖沓
劳碌终年 深海下潜

BGM

↓手動播放↓

最新コメント

[03/24 yuzen]
[11/14 喬J]
[11/09 喬J]
[11/09 喬J]
[10/13 早蕨]

最新記事

(10/07)
(05/31)
(05/18)
(05/08)
(02/15)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ネコ溫度計

DIGU

SINA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生きる事は愛する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