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生きる事は愛する事

儚く舞う 無数の願いは  この両手に積もってゆく

2017/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 這一刻……
IMG0463A.jpg
妹子從泥轟回來了 而後帶了這個給我 說:
“我覺得不幫你帶這種東西你肯定會不開心的……”
ym1_20100113031520.gif
…………所以其實 POT那撮人裏跟我最像的真的是千歲千里同學啊……從各種意義上來說……|||||

而後由於我畢竟不能喊一個純潔的常識人姑娘幫我去C77啊乙女路啊什麽的……
結果除了貓巴士的公仔就是化妝品了 無奈只今我上妝出門的頻率不超過一個月一次
不過對這種東西的好奇心還是不滅的 後來的情況就是兩個女人在房間裏把買來的新品都拆了遍……然後我終于領悟到曾經莫名被人畫到眼眶面積倍兒大的奧義了……=v=|||
順便再次感嘆粘假睫毛什麽的就是要我老命……
滿足地擦光 供起來(喂

* 一點兒之前就好想吐槽的東西

5645bc61.jpg
這幾個格子告訴我們
一 不二裕太君的神經也是根下水管子
二 做哥的普遍死都不能在阿弟面前說“我不行……”
三 許廢塔西克終于意識到了其實當部長的哪個都和某小孩有一腿……(才沒有吧!
説來幾個稱謂真是微妙的排行
「手塚さん」「白石」「あの跡部って奴」……………………阿弟你和你哥不一樣 是個坦率的娃子……可你是傻了還是笨!哥哥在擠出六個點點+扭捏地“嗯是啊”的時候 一邊兒三個男人已經滿臉好想跟他切磋一下我和你誰在上面誰在下面的問題 ……的表情了啊!
……你阿兄早晚被你給害慘……
fuji.jpg

*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節操
前幾天和nozomi醬扯皮到了410顏協會推賞的四人的西皮關係
然後我們的結論是這樣的……?
410.jpg
我們的目標是排列組合沒有遺漏!(你快去死一死
慢慢磨蹭著在寫光姑娘篇 謙也篇裏那個叫忍足侑士的男人逐漸喧賓奪主讓我好憂傷 憤憤地丟一邊兒|||
之前就一直很想寫的低體溫症的捏他終于可以用了
話説財前光同學平均體溫35度這點……只有我一個人覺得很萌嗎!在大冬天一聲不吭地走到謙也前輩身後把死人一樣的手伸到他脖子裏什麽的……更衣室裏發出殺豬的慘叫啊!(你真的夠了……
對象不是白石是因爲他不敢 也不是千歲是因爲手夠不着……所以受傷的永遠是謙也||||
順便這樣的慢性低體溫症的話 上到37度就是高燒了 如果旁邊人不知道 會帶著普通人的正常體溫燒暈過去呢……
而後梅雨季就是最討厭的季節了 淋雨會帶走大量的熱量 本來已經是低溫 再下降兩三度就可能出現休克……很糟糕的體質呢 其實光也是爲了鍛煉身體才打球的嗎||||
…………所以人體暖爐什麽的最棒了啊!(你快滾!快滾!
然後腦内劇場又變得異常糟糕了……我還是等寫完了再裝失憶吧TVT

* 新番
追了DyuRaRaRa
默默盯著小靜和臨也認真地思考這是我看上的第幾對金毛蠢蛋攻+黑毛乖戾受了………………
OP出來的時候覺得和BACCANO有點兒微妙的像 而後查了查居然是同一個作者……=v=|||
OP異常好聽……!
都市傳説很有趣 基本上只要別變成泥轟教條這一部就可以算圓滿
不過實際後來BACCANO我也沒有去挖原作看orz 這幾年人真是越來越懶……還是先慢慢地把TV看完好了=v=

* 文明的痛
「慾求文明之幸福 必先經文明之痛苦 這種痛苦就叫做革命」
文盲人士不曉得這句話是不是真的出自孫文先生之口。
不過就個人角度看這句話,我認爲是一句廢話並且脫出時代和地域界限就有點兒扯蛋。
可在我這麽想的時候,旁邊的小孩兒居然開始流淚了。
——以上是看《十月圍城》過程中最讓我嚇一跳的事情
《Bodyguards and Assassins》的譯名顯得超級沒文化,讓認識洋文的中國觀衆都深感丟臉……
其實商業片的通病基本都數得過來,不過這一部也不算糟糕。很多微妙的細節把看點鋪開了,容易引起共鳴倒是真的。
文明的痛是沒有感受到,死亡的痛卻的確讓人心悸(排除我膽子小的問題……
印象最深的一個場景裏,刘郁白一身枯朽地躺在地上,說男人愛女人有什麽錯。
這個男人喜歡上了父親的女人。女人自我了斷,男人被掃地出門。曾經的公子哥像屍體一樣躺在路邊。
孫文來香港前一天,被捲進革命分子的李玉堂坐在這個乞丐前頽然地問,爲了個女人你值得嗎?
於是郁白也問,爲了革命你值得嗎?
兩個男人對視無語,沉默地把酒倒進口中。刘郁白找到了解脫。李玉堂的迷惘沒有解開。他已經快要六十嵗,可能第一次覺得自己的腳下被黑夜浸沒路途。他在寂靜之中流下了眼淚。
沈重阳死前,看見妻女笑著坐在自己的車座上。刘郁白死前,看見女人站在橋上凝望自己。李重光死前,看見孫文先生的車和自己擦身而過。
爲了所愛的女人也好,爲了四萬萬人的革命也好。
死亡是同一件事。同一种痛苦。
在這種時候,我最痛恨就是把“犧牲”的漂亮帽子蓋到這件事的頭上。



拍手[0回]

PR

無題

好久没到你这边来看看也没在QQ上碰到你,开学了就忙乎起来了。最近可好?
早蕨你真是一个很神奇的人,说起二次元的东西,看你的文章,特别明净而可爱,忍不住得想微笑;不过说到三次元的,又很有看法,甚至犀利。

刚下了《十月围城》,等周末看。另,每次看你这儿,都让我纠结要不要去学日语,我又看不懂那个吐槽,555
by 木笔 2010/01/19(Tue)12:01:46 編集

無題

「手塚さん」「白石」「あの跡部って奴」
我觉得这三个称谓分别蕴含了“我哥夫”,“追我哥那个”和“怎么还在追我哥”这三个深刻的意义在里面……[你好不好稍微自重一下,就一下
by lingling 2010/01/21(Thu)00:42:47 編集

無題

文明之痛苦这句话放在今天来看就会觉得只是造反有理的文艺说法吧,汗一记。当然当年的行动者和追随者们大约是非常真挚地相信着的。至于牺牲,我觉得比较适合的是让当事人[也许还包括家人]觉得安慰的说法。宣传机器什么的还是不要了吧……
唔其实对于近代史一直心情微妙来的|||||
by 冰辰 2010/01/26(Tue)03:21:15 編集

無題

>>阿木
我没那么神奇啦 噗
bo上面说话比较随便而已XDDD

>>包子
………………你不能这样直接了当地揭示真相啊!(掩面狂奔

>>辰少
我去反省了下 觉得可以换一种说法
为理想殉葬是同一种荣光 但死亡依然是同一种痛苦
对近代史心情微妙+1
我相信所有流血的革命里都会有至死都追逐自我理念的人 也一定有被洗脑而无畏丧命的历史尘埃 敬慕前者 惋惜后者 珍惜生命 少谈牺牲
小家子气想法说的就是我了 =v=||||
by 早蕨 2010/01/26(Tue)17:14:31 編集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プロフィール

HN:
早蕨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二十代果糖少女
不吐嘈会死星人
既宅又腐 前途未卜
外貌协会 便当教徒
神经粗大 文字拖沓
劳碌终年 深海下潜

BGM

↓手動播放↓

最新コメント

[03/24 yuzen]
[11/14 喬J]
[11/09 喬J]
[11/09 喬J]
[10/13 早蕨]

最新記事

(10/07)
(05/31)
(05/18)
(05/08)
(02/15)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ネコ溫度計

DIGU

SINA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生きる事は愛する事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